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有仙源 > 407南柯一梦
    周围好像都是水,却比海水要浑浊得多,颜色也不是深蓝色,而是呈现出一种暧昧的浅黄,浑浊,但是足够温暖。

    一束光从上面打下来,上空是一层薄膜,有红色的细细的枝丫在上面生长,一条肉乎乎丑丑的带子漂浮在水里,连接着她的身体,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像是什么都记得又像是什么都不记得,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间。

    哦,原来她是个女孩子啊……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讨厌自己的性别。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站在地上,脚下穿着一双有点大的青布鞋,不合脚,一根绳子穿过鞋帮,系在了她黑乎乎的脚踝上。

    地上有一摊水,她凑过去,看到自己头顶上两个羊角辫已经松散开来,脸上带着泥土和青紫,眼睛大大的,很是漂亮,她看着水里自己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进去看进去,又是一片漆黑。

    她上小学了,一母同胞的哥哥正在读初中,她是老来女,却还要把家里餐桌上唯一的鸡蛋让给在她眼中已经很大很大的哥哥。

    哥哥总是在爹不赞同的眼神里,把鸡蛋掰成两半,大的那半放进她的碗里。其实另外一小半也会是她的,哥哥总是会在兜里揣一张油纸,干干净净的,等没人的时候再把鸡蛋给她。

    这是她和哥哥之间的小秘密。

    妈时常在家里没人的时候给她整理补丁摞补丁的小挎包,把哥哥的旧课本用牛皮纸细致地包好,用好看的字体在上面写出科目的名字。

    她印象里,妈是个雷厉风行的脾气急躁的女人,是爹千求万求才娶回来的北边省城里的女子,漂亮、爽利。可是现在头上添了白发,颧骨上有点红红紫紫的伤痕,这些磋磨让妈的脾气一天天软下来,慢慢的,那双眼睛里竟是一点神采都没有了。

    “囡囡啊,好好念书,一定得好好念书,听见吗?”

    她点了点头,莫名觉得妈的话有点过于沉重。

    她成绩好,小学毕业考上了县里最好的初中,班主任来给家里报喜讯,来了好几趟,每次出门都一脸气闷。

    “孩子啊,你要想上学,老师供你!”

    村子里的老师啊,一个月能有几个钱?她低着头,两道灼灼的目光落在她头顶上,一道是班主任的,一道是爹的,奇怪的是,她已经看不清爹的脸了。

    “老师,我不读了,女孩子读书没用的。”

    老师叹着气就走了,她家不是没钱,早在前一年,在学习上头脑不太灵光的哥哥北上,去更繁华的南方城市打工,寄回来的钞票印成了一个硬皮面的小本本,被爹死死地攥在手里。

    妈劝了几次,最终在爹的巴掌下妥协,妈抱着她,滚烫的眼泪一个劲儿地往她脖子里洒,她只觉得痒痒,心如死灰似的。

    又过了几年,她因为好歹有小学的文凭,进了厂子。厂子里的女工们看不得她干净,看不得她姣好的脸,看不得她村里的出身,饶是这样,她还是觉得满足。

    她能赚钱了,她又离那个家远了一点。

    哥哥回来了,带回来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女子嘴角有颗小痣,能说会道的,家里喜气洋洋,妈脸上带着笑,爹的脸面也在她面前短暂地清晰了起来。

    哥说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想干点小买卖,让爹拿钱。

    爹拿出钱来,看着哥,做什么买卖,你是干买卖的料吗?多买点地才是正经。老实的哥哥点了头,嫂子也跟着点了头。

    她搬家了,从村子里搬出来,家里风风光光地起了大房子,她也有个单独的屋了。

    她觉得日子好了,心里也有盼头,听妈的话,把自己赚的钱攒起来,给自己攒嫁妆——她长大了,得打算打算。

    有天早上她睁开眼,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没有波澜的生活像是一潭死水,明天只会比今天更臭一些。她这滩死水里注入了一滴清水,爹没了。

    嫂子总也留不住孩子,从娘家亲戚那里抱了一个回来,哥闷了几天,最后还是把这孩子当成了自己的。

    渐渐的,她在这个院子里有点碍眼了,她不往家里拿钱,挣的每一分都存在自己的硬皮小本里,她觉得安全、踏实。嫂子是个不错的人,对妈也好,但她不一样,她是个外人,哪有一个女人愿意长长久久养着自己小姑子的呢?

    她知道好歹,也不说话,事事忍让……日子嘛,总有勺子碰锅沿的时候,忍忍就过去了。

    嫂子说她年纪不小了,该说人家了,妈一辈子没做过主当过家,点了头,能说会道的嫂子就去给她张罗了。

    嫂子说,咱妹子心高气傲好模样,得找个县城里的,嫂子又说,你那些嫁妆钱攒的可不少。

    她都点头了。

    男人姓林,老实巴交工作稳定,离过一次婚,因为前妻不能生娃。她准婆婆上门说这些的时候,嫂子脸色很难看。准婆婆吊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她,说,这女子好,看着就好生养。

    嫂子脸色更难看了。

    她莫名其妙地觉得出了口气,那男的二婚也不在乎了,她要嫁人了,她好生养,她一定能在婆家立足。

    谁知道,嫁过去三年多,她也没有怀上,但她有工作,婆婆舍不得她那份钱,虽然话里话外不好听,但总归没有像第一个那个可怜女人一样被扫地出门。

    谁又知道,第四年她就怀上了呢,医生说是双胞胎,得好好养着,婆婆阴阳怪气地来了句,别是两个丫头,她心里咯噔一下,也开始焦虑起来。

    双胎不好养,她没了工作,怀了孕婆婆也没好脸色,丈夫老实懦弱,连她哥一半的担当都没有。

    哥和嫂子来看她,她看着嫂子面对她肚子羡慕的神情,觉得自己赢了。再看哥对他家小子视如己出的样儿,她又觉得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熬到孩子生了,龙凤胎,里面健康的男孩让她松了口气,女孩耽误了点时间,孩子没什么大碍,她却坐下了病,治病花了不少钱,两口子在被窝里,她的丈夫嫌弃她了。

    她坐下了病,也坐下了心病。

    她想着小时候受的那些欺负,想着记不得脸面的爹看她的眼神,想着不能再继续让自己的孩子受这样的苦。但再看看自己难以启齿的病,看看婆婆抱着小子的笑容,听着婆婆阴阳怪气地说,要都是小子多好,都是小子的话,你这病也值了。

    婆婆说的不是人话,她看看丈夫赞同的神色,再也没有让丫头第一个吃奶过。

    她的身材因为药物和生产臃肿了起来,眼睛也变小变浑浊了,双胎让她的肚皮上长满了难看的纹路,要是只生下一个多好,她这么想着,孩子带不过来,就把丫头放到乡下妈那里了。

    生活是一潭死水,明天只会比今天更臭。

    她早就不会思考了,她想着今天明天的菜价,想着给儿子最好的教育,想着怎么能多占点厂子里的福利和便宜,她沉浸在这些鸡毛蒜皮里,连小时候的记忆都模糊了起来,每天就是忙碌,睡醒了就是忙碌,好在丫头长大了,家务活计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她忘了小时候妈的包容哥的疼爱,她的日子就像是一个漏斗,把那些美好的碎片一点点漏下去,摆在明面上的,是被无限放大的生活的艰难和苦楚。

    人就是这样子的啊,别人家也是这样子啊,她这样安慰着自己,竟然越来越理直气壮起来。又一恍惚,孩子们好像都长大了,她操心的却更多了,但很快,周围轰的一声乱了起来,好像是,叫末世的灾难来了。

    死水被掀翻在地,变成了一滩浊臭的黏液,她好像看见了一个大肚子,却总也看不清怀孕的女人的脸,她擦着那个女人的脸……她穿得多好啊,怀着孕身材还那么纤细,身上雾蒙蒙的,又健康又干净。

    她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和愤恨,那些市井的恶毒的念头早已根深蒂固成为她自己本身,她终于看清楚怀孕女人的脸了,恍然觉得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不值钱的那块肉,一低头,胸口一个空嗖嗖的大洞,风特别凉。

    林玖艰难地睁开眼睛,眼皮上有水和沙子的触感,又酸又涩,像是做了很久的梦,在梦里哭了不止一次似的。

    梦里的场景和子毓自爆、螣蛇出现交叠在一起,让林玖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哪边才是真实。

    她没有死,但是情况并不乐观。l0ns3v3

    

http://www.myaya.com.cn/12_12800/59711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