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在看我直播 > 第十八章:项脊轩志(求推票)
    兰韵果然讲信用,回去之后从手机传了几张照片过来,不但如此,还把她闺蜜的几张也给了顾青。

    代价就是五千的买歌费先欠着四千四,打了欠条,说以后再还。

    揣着六百块钱,手上拿着笔记本电脑,顾青黑着脸从兰韵房间出来,看着直播间道:“刚刚谁逼着我同意打欠条的,一会自己给我补上。”

    不是直播间的人起哄,他根本不可能让兰韵打欠条,啥玩意没捞着,倒贴了一首歌。

    至于手里的照片,呵呵,有毛用,没有犹豫,顾青直接点了加密,打算晚上再研究研究。

    现在穷啊,好好保存着,或许哪天兰韵能拿钱赎回去也说不一定,对,就是这样。

    回到房间,顾青打开兰韵电脑,登录社交账号,找到编辑胡杨。没钱了,只能在月牙文学网站上找点钱用,救救急。

    电脑是借的,一个小时后他得归还。

    “有没有字数要求短,见效快,赚钱多的征文?”没有客套,顾青开门见山,直接表明来意。

    胡杨在家,刚吃完饭,打开电脑就看见顾青消息,想了几秒后道:“有,一年一度的青年杯,十几家文学网站,杂志社举办,奖金十万,现在就可以投稿,一周后公布获奖排名。”

    青年杯的影响力很大,含金量强,举办方可是十几家文学网站和杂志,一旦获奖,这些杂志头版都会登刊,拿头奖的人一举成名。

    历届青年杯获奖者,现在无一不是名人作家。

    “不过这个奖不适合你,今年的题目是用文言文写一篇关于书房的描写,你这个年纪有难度。”

    胡杨看来,顾青上一篇卖火柴小女孩有几分西式意味,平时应该没少读西方小说,研究他们写作手法。

    这么多时间都放在读西方小说上,文言文这方面可能是个短板。

    他见过不少天才学生在某一方面很有天赋,比如物理化学,但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普通生,看到文言文就头疼。

    没有说话,顾青撑着下巴思考,脑海里回想前世关于书屋之类的古文。

    直播间有人看不下去,开口道:“大佬,项脊轩啊,这绝对是个大杀器,拿出去亮瞎评委狗眼,文坛大佬看了都得跪下叫爸爸。”

    申公豹:“项脊轩,怎么背来着,庭有葡萄树……”

    苗人凤:“不对,我记得是石榴树。”

    鲁智深:“弱弱问一下,项脊轩是什么?”

    顾青嘴角一抽,项脊轩都不会背,这帮人高中的时候干嘛去了,神特么石榴树,渣渣。

    深呼吸一口气,顾青电脑上敲下第一行字。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

    项脊轩是归有光的书斋,完全符合征文里中的书房,至于内容嘛,他也是读过高中的人好吧。

    “六六六,主播真是博学多才,穿越这么多年还记得高中课文,我大三,现在就记得一句枇杷树。”

    “要不说人人都不能穿越,只有顾老大能穿越,这记性,牛笔!”

    “主播怎么停下来了,继续写啊?”

    几千人的凝视中,顾青尴尬一笑,“下一句什么来着?”

    他穿越十八年了,怎么可能还记得高中课文,也就比上面那个大三老铁好点,除了开头,他还能背个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直播间人多有人多好处,群上了热搜,结果就是他几小时内增加一万多粉丝,其中不乏高中生,大学生,社会人。

    巴陵野老:“年轻人要多学习,你既然穿越了,就应该把我们这边的优秀文化带过去,我这有套高中语文复习资料,马上传你。”

    “这篇项脊轩志要是不懂,我可以给你讲解一下,别人家一问你全露馅咯。”

    “九年义务教育老师已上线课,主播记得接收。”

    名叫巴陵野老的人很有耐心,几乎是一字一句给顾青讲解这篇项脊轩志,直播间内其他人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弹幕上一段一段字幕出现。

    大伙都有种回到高中课堂感觉。

    四十分钟后,一节课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别说,这位巴陵野老水平很高,各种典故拗口词语随口就来,三两句解释明明白白,一点不枯燥。

    “我当时要是有这么一位语文老师,现在也不至于在工地搬砖,话说,今天的砖格外烫手。”

    “受教了,我建议以后每天开堂课,让野老过来讲两句。”

    “妈妈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在上网课,她不信,给了我爱吃的大嘴巴子。”

    房间内,顾青听完讲解,道了声谢,十指翻飞,快速子电脑上码字,不到十分钟,一篇项脊轩志出来,随后发给胡杨。

    还没看内容,胡杨问道:“你觉得质量怎么样?写着困难吗?”

    顾青想了一下,回道:“大概,五六个卧艹!”

    一下没反应过来,几秒后胡杨失笑,他上次看卖火柴小女孩就来了句卧艹,这次五六个卧艹,岂不是说比卖火柴小女孩强五六倍?

    低头认真看文,三分钟后。

    “卧艹……”

    一连串卧艹从字幕上打出来,胡杨震惊,紧张得手指头都有点抖,咽着口水道:“请问您是哪位大家,这是家里小孩身份证吧?”

    项脊轩志,项脊轩是书斋名,这篇短文讲的是书斋,但又不是书斋。

    作者以所居的书斋项脊轩为经,几代人的人事变迁为纬,真切再现祖母、母亲、妻子的音容笑貌,也表达了作者对于三位已故亲人的深沉怀念。

    借一轩以记三代之遗迹,睹物怀人,悼亡念存,这种牛逼写法他闻所未闻。

    看完一遍,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佩服五体投地,他完全可以肯定,这篇文百分之百是第一。

    文学编辑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如此功力作者,哪怕是当下燕京大学那几位老人也不能比。

    愣了几秒,顾青打字道:“没想到被你看出来,没错,这不是老朽的身份证。”

    十八岁的年轻人能写出项脊轩志,卖火柴小女孩吗?

    以后当文抄公机会估计不会少,要是真顶着十八岁身份证扛下这一切,他怕扛不住。

    “请问您老名讳是?”

    “夏启。”

    在这世界,他是华夏文明开启之人。

http://www.myaya.com.cn/18_18873/8491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