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我拒绝!”凌晓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

    现在都什么世道了,怎么还有联姻抵债这种东西,凌晓看着对面那三个人,心里一阵冷笑。怪不得突然叫自己回家,原来是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晓晓,这都怪你弟弟不争气,欠了陆家五千万的货款,家里又拿不出多余的资金去还,所以...”钟玉婷假意愧疚的说着。

    “所以你们就卖女儿抵债!”这一家子可真够厚颜无耻的,凌晓简直被气笑了。

    她死死地盯着对面到目前为止一声未吭的男人--自己的父亲。

    察觉到凌振民的心虚,凌曼在旁边捏了一把凌振民的袖子:“爸爸,你说句话呀,我们昨天不是商量好了吗,陆家家大业大的,姐姐嫁过去也不会吃亏,我们家欠的债也可以一笔勾销,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凌曼心里紧张极了,本来陆家点名要的是她,可陆家大少爷是个短命鬼,走路都要人搀扶,不仅不能跟女人办那事,性格也是暴戾不堪,据说伺候他的女人,都被折磨的半死不活。

    嫁给这样的废物和变态,那一辈子就完了!

    凌振民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晓晓,这件事是爸爸对不起你,但是家里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委屈你了。”

    凌晓从来没有这样心灰意冷过,虽然自从妈妈死后就对这个家失望了,但内心还是希望能多爸爸关心照顾自己,但是没想到最后推自己一把的竟然是自己的亲身父亲。

    “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你们谁捅的篓子,谁自己收拾!”话说完,凌晓抬腿往外走。

    “混账!你老子的话你都不听了!”

    凌振民卸下了伪装的慈爱,一把抓过凌晓的头发,高高扬起厚重的巴掌。

    经常挨打,凌晓已经练出了条件反射,像是受惊的小动物,身子蜷缩在一起,只是一双眼睛仍然愤怒的跟父亲对视着,丝毫不肯退让。

    “老公!你动什么手啊!”

    钟玉婷上前拦住凌振民,将他按在沙发上。

    现在的凌晓只想逃离这个令人室息的家。

    “等一下,凌晓,你妈妈留给你的东西,你不想要了吗?”钟玉婷喊住正往外走的凌晓。

    凌晓握在门把手上的手停顿了一下,问:“什么东西?”

    看凌晓这着急的样子,钟玉婷不紧不慢地说:“当时你妈妈死后的房间可是我去打扫的,那东西就放在柜子里,想来她是还来不及给你就出意外了。”

    难道是,母亲的传家宝?

    当年妈妈还在世的时候,钟玉婷还只是家里雇的保姆,现在都可以在家里耀武扬威了,凌晓真替自己妈妈感到不值。

    “东西拿来。”凌晓转过身朝钟玉婷伸出手。

    “只是这婚事...”钟玉婷警了凌晓一眼,把玩着自己涂得通红的手指甲,不由得庆幸自己当时把东西留了下来,没想到还能用在这里坑凌晓一把。

    “你!”凌晓一双手握得死紧地盯着对面的人,客厅里凌振民坐在那里一脸横肉默不作声,一旁的凌曼在幸灾乐祸地看着凌晓。

    这样的家,不待也罢!

    钟玉婷把东西从房问里找出来递给凌晓,假惺惺地说道:“晓晓,阿姨这也是为了你好,这陆家你嫁过去,以后就是享清福的份儿。”

    “哼,不用你在这儿假好心!”凌晓拿好妈妈留给自己的东西,摔门而出。

    钟玉婷没有理会凌晓的怒气,喜笑颜开地朝沙发走去:“凌晓答应嫁给陆大少了,那就没人阻止我们曼曼和陆二少了。”

    凌曼听到这话,一张脸羞得通红“妈~你别乱说。”

    凌振民脸上也笑开了花,这下子不仅欠的债可以还清了,还靠上了陆家这棵大树,而且二女儿也很争气,搭上了陆家二少,往后,不管陆家是哪位少爷掌权,他这老丈人,肯定是稳稳当当的。

    陆宅三楼,一间书房里。

    “大少爷,凌家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安排嫁过来的是凌家大小姐凌晓。”一位五十来岁打扮得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将手里的照片恭敬地递给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男人漫不经心地接过照片,撇了一眼照片里的人,突然手顿了一秒,眼里闪过一丝迟疑。

    “是她?”男人的手指在照片上摩搓了几下,不知想到什么,玩味一笑。

    阳光透过窗户酒下来,照片里的女孩青春靓丽,笑容甜美.....

    翌日。

    凌晓穿着一件白衬衫,下搭一条牛仔裤,最平常的穿搭也引得路人频频回头。此刻她正等着打车去民政局。

    一想到钟玉婷母女那生怕自己后悔的样子,就不由地好笑。可转念一想,马上就要和一个完全

    不认识的人结婚了,自己就真的不后悔吗?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凌晓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吡--“一阵停车声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凌晓抬眼就看到一辆迈巴赫停在自己面前,正想着附近是谁如此招摇,就看到车上下来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朝自己走来。

    “凌小姐,我是陆府的管家韩叔,大少爷已经在那边等您了,请上车。”韩叔在一旁礼貌地把车门打开。

    民政局门口。

    凌曼朝对面椅子上的男人望去,那张脸用惊为天人亦不能形容,周身清冷的气息萦绕着,竟比陆二少还要让人着迷。可惜是个短命的,即便这样也便宜凌晓了。

    “妈,你说凌晓到现在都还没来,不会是反悔了吧?”凌曼用力地抓着钟玉婷的手臂。

    “别担心,她既然答应了就应该会来。”说实话钟玉婷也不确定凌晓到底会不会来,早知道昨天就不该那么早把李晨夕的遗物交给她。

    凌晓一下车,钟玉婷两人就围了过去。

    “姐姐,你怎么这么迟才到,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呢!”凌曼走过去挽住凌晓的手。

    “晓晓,你看人家陆大少多好的一个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磨磨蹭蹭的,让大家在这里等那么久。”钟玉婷在一旁故意指责道。

    “不好意思,一直没等到车,多亏陆先生派车来接我才没耽误了时间。”凌晓不动声色地抽回被凌曼挽住的手,大方地表达着歉意。

    “好了,既然人来了就赶紧去办理结婚手续吧。”凌振民一边招呼着两人去办理手续,一边用眼神警告钟玉婷别再生事端。

    凌晓看向一旁椅子处的男人,传言陆家大少爷体弱多病,没想到严重到需要人搀扶,即便是在身体赢弱的情况下,身姿依旧挺拔,想来平时肯定对自己十分严格。

    陆彦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回过头望了凌晓一眼,两人眼神在空中交汇,看见那巧夺天工般的俊脸,凌晓不自然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手续全部办理下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事情办完了,钟玉婷母女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见没什么好戏可看,在凌晓面前假惺惺地叮嘱一番后就打道回府了。

    凌晓懒得和她们一般见识,看着手里的红本本不由感慨自己真的就这样结婚了,对方还是传言中脾气古怪的陆家大少。

    “凌小姐,我们家少爷有请。”听见管家韩叔的声音,凌晓才发现那辆无比招摇的迈巴赫还停在路边,正好自己也有事想和对方商量,就往那边走去。

    “上车。”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凌晓看了车眼里的座位,前排已经被司机和管家坐了,凌晓心一横坐在陆彦旁边,身体紧紧贴着车门离他远远的。

    民政局离陆家有一段距离,凌曼几次想说话都被陆彦浑身上下散发的生人勿近的气息给挡了回来。

    车在陆家门口停下,凌晓跟着来到了陆彦的书房。

    韩叔搀扶着陆彦在椅子上坐好就退了出去,下楼梯的时候接了个电话。

    “老爷。“韩叔恭敬地回着话:“是,结婚手续办好了,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大少爷的。”

    书房里,凌晓和陆彦面对面坐着,陆彦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凌晓,眼神示意她打开看看。

    凌晓不明所以地拿过来翻看,忽然,她抬眼疑惑的望向陆彦:“这是?”凌晓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份婚前协议。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并不是心甘情愿答应这场婚姻的,你只需要以妻子的名义陪在我身边五年,这五年内做好妻子的义务,五年后可以随时解除婚姻关系。”陆彦解释说。

    “既然你也不愿意,那为什么还要答应呢?“凌晓不解的问道。

    陆彦沉默着看向窗外,过了一会儿,低哑的声音响起:“就当是满足老爷子的一个心愿吧。”

    “当然,做我陆彦的妻子,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每个月给你15万的零花钱,五年之后过户一套江边的别墅给你。你只需要在这期间扮演好我的妻子,平时不会对你过多的约束。”陆彦收回视线,看向凌晓。

    这不就是一个变相的雇佣合同嘛,还有这样的好事!要是让钟玉婷和凌曼知道了不知道还笑不笑得出来。

    虽然这是自己的婚姻大事,可仔细想想自己也没吃亏,凌晓考虑了一下,伸出手看向陆彦:“那合作愉快!”

    伸出去的手在空中停顿几秒后,悻悻地收了回去。

http://www.myaya.com.cn/22_22762/10139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