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感受到谭智的注视,抬头瞪了他一眼,谭智轻咳一声,戏谑地冲陆彦挑了挑眉。

    谭智没有再打趣陆彦,认真地给陆彦做身体检查。

    “还是老问题,平时要多注意休息,不然华佗在世都救不了你。”声音顿了一下,谭智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说道:“对了,房事上也要节制些,不可操劳。”

    凌晓听到这话眼睛瞪得圆圆的,赶紧把头低下去来掩饰迅速变红的脸,却不知露在外面的双耳暴露了她的窘迫。

    “行,知道了“陆彦说话的同时也看向凌晓,自然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发笑:她怎么像个兔子一样。

    凌晓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望向陆彦,他这话回得有点奇怪,就好像自己和他真的那啥了一样,想到这儿,凌晓的脸又红了起来。

    “今天的检查就到这里吧,话说我都好久没尝到你们家厨子的手艺了,今天我一定要大吃一顿。

    “谭智把东西收拾好就在沙发上瘫了下来,跟刚才那个一丝不苟的谭医生简直判若两人。

    “陆宅今天不留外人,韩叔,送客。”陆彦像是没听见谭智的话,清冷的声音不容拒绝。

    谭智就这样被送到门外,拍拍韩叔肩膀:“陆彦这狗脾气真是一天一个样啊,真是难为你了韩叔。”

    “少爷这几天确实比以前开朗多了。”韩叔笑着说道。

    客厅里,凌晓拍了拍自己红扑扑的脸蛋,斟的地开口问道:“凌峰的腿是你让人打的吗?”

    “怎么猜到的?”陆彦偏过头看向凌晓。

    其实这也不难猜到,如果说刚在花园里凌振民打电话过来凌晓还云里雾里的,那刚在书房门口。

    听到他和韩叔的对话,凌晓一下子就把这两件事情串起来了。

    唯一感到困惑的是陆彦为什么要帮自己,难道是替她出气?

    “你不是早就看凌峰不顺眼吗?替你出气有什么不对吗?”陆彦不知道他这话一出口,凌晓的心扑通扑通的都快跳出来了。

    他说的是替自己出气,而不是替他妻子出气,一个称谓的不同让凌晓甜的像心里吃了蜜一样。

    一个高大的身影压过来,凌晓的下巴被男人掐住动弹不得。

    “你说呢,嗯?”低哑的声音勾人般的在耳畔响起,凌晓浑身僵硬。

    眼前小巧的耳垂散发着诱人的光泽,陆彦忍不住舔了一下,该死,他想要她......

    凌晓怕疼,对着陆彦喊道:“少爷,轻点,轻点,轻点,你这是跟我有仇吗,真狠。”

    陆彦深邃幽远的眼神变得有些冷漠,他拉开床头柜,那里有一些常用药。

    陆彦刚准备抬起凌晓的腿,她就立马起身了,“我,自己可以。”

    她讨厌肢体接触,虽然他只是享药。凌晓伸手想从陆彦手里抢过药水,但他的手很长。

    想到凌晓怕疼,肯定不会好好擦,他一脸正色,认真地说:“要不我帮你擦,要不我叫谭智来。”

    凌晓错愕地看着陆彦,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她是开玩笑的,叫谭医生来,谭医生有她的命在,不会对她好,而且还会因此而恨她。凌晓急忙摆手,一脸委屈的放弃了挣扎,她把裤脚卷得格外好看,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膝盖。

    陆彦用手揉了揉伤口处,她的膝盖已经肿了,看起来有些吓人。

    陆彦气得脸像锅底一样黑了,原本低沉懒散的声音也变得刺耳起来,别动,再不擦药,伤口会更严重,你还是会痛的。

    凌晓很尴尬,这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接触。她疼的很,又不敢惹他,所以一直忍着不哭出声。

    陆彦循声望去,看到的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梨花带雨的脸,让人感动不已。

    随后,陆彦咳嗽一声放软了声音,“你怎么受伤了?”

    凌晓只是点点头,没有出声。

    她一头倒在沙发上,仿佛虚脱了一般。

    陆彦一边泡脚,一边递给她一条毛巾,“你疼就不能叫吗?

    “如果我喊了,你能不能轻点?”凌晓泪眼朦胧地看着陆彦,默默地抱怨若。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宠溺的说道:“下个月月底,我带你回房东家认人,我可能会在那里住一段时间。

    凌晓没有注意到这个亲密的身体接触,只是双手撑着下巴一直时岩陆彦,他长得英俊,鼻梁高挺,眼睛有神让人沦陷。这么帅的人居然是她的老公,她也太幸福了,可惜他的腿......凌晓收回目光。

    “他们,容易相处吗?”

    “这......可以,就听你的,放心吧,我跟你回去。”陆彦以为凌晓是担心,安慰她。

    “陆先生......”

    “你叫我什么,你见过哪个妻子是这样叫丈夫的,回家了你要是也这么叫我,他们难免会起疑心。”

    “陌生人才这样叫我,你是我的妻子。”陆彦还是反对。

    “陆,陆彦。”凌晓尴尬地叫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抿若嘴,很不开心。

    陆彦没有理会她,看着她懊恼的脸,唇边带着笑意。

    她越来越有趣了。由于她腿部受伤,陆彦不想让凌晓收拾,便早早的送她回去休息。

    临走前,“陆,陆少爷!”凌晓一开口,就被陆彦瞪了一眼,她立马改口道,“陆,陆彦,我下周可能要去上班了。”

    “你找到了吗?”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

    ”嗯,周一我有个面试,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你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你就做自己喜欢的,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我在你身后。”

    “你不用顾虑陆家吗?”

    “没事,你做你自己的事,有我在。”

    不过你比我大半轮,我叫你阿彦哥?好像有点肉麻,那我还是叫阿彦吧,就这么定了。她说完就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彦却一脸惊愕,深陷在他的回忆中。”阿彦哥哥,阿彦哥哥.....”记忆里,一个小女孩一直叫着他阿彦哥哥,从小时候开始,可是那个女孩却不知去向。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她就是这个女孩呢?不,不会的,她不可能忘了他!

    陆彦从他的藏书中拿出一张旧照片,是一个小女孩,笑得很天真。

    “丫头,你在哪里呢。过去这么多年了,我都怕我不能认出你来了。”她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只留下空洞的承诺。

    秋天到了,小区的桂花也开了,带来一阵阵的香味。

    当陆彦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觉得不对劲。他离开房间,发现客厅里空空如也,餐桌也空空如也门没有锁,于是他推门进去,看到凌晓在卧室里瑟瑟发抖。

    陆彦的心一紧,急忙走到床边叫她,但她没有回答,在日光下,他发现她的脸颊红红的,很迷茫。

    “凌晓?凌晓?快醒醒!”陆彦摇了摇她的脸颊。

    可惜,凌晓只哺喃自语了几句,恼怒地拍了拍手,抓在脸颊下。凉凉的温度让她忍不住在上面蹭了几下,又悄悄地睡了过去。

    陆彦见状,知道不能叫醒她,于是给谭智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陆彦看着凌晓的脸,右手感受到了炙热。她的脸软软的,和丫头一样。

    “你昨天淋湿了吗?”陆彦自顾自地说着,一边抽出右手,一边整理着她的碎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谭智背着药箱来了,看到这一幕,不高兴了,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

    “砰”的一声,他把药箱放在桌子上,说道:“如果你的脚不舒服,就到一边去,不要挡着。”

    “好的。”陆彦看着他,但他并没有生气,只起身给他腾出空间,又转身坐到了床的另一边。

    “你!”谭智见他还在这里呆着,极度恼火,但又不敢凶他,于是就搬出了发泄对象,对凌晓毫不留情。”发烧39.5,别担心,死不了,感冒了,再加上思虑过度,所以烧得高,只要打针吃点药就会好的。”他一边说,一边手不停的动着,享着药,一针一针的注射着。

    “之后你来换药吧,我先走了。”谭智很不愿意看到陆彦这样温柔的对凌晓。

    陆彦看若凌晓手背上多出的针孔,额头上的青筋表示他很生气。他完好无损地拿起凌晓的另一只手,为她掖好被子。”谭智,我不想再发生这种事。

    “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用解释,你要知道凌晓是我的妻子,是陆家的少夫人,你们都要对她客气一点。”

    “她只是凌家送来还债的,根本配不上你。你忘了我师姐吗?你别忘了她是.....”。谭智有些激动了。

    “谭智。”陆彦镇定自若的说道,眼神犀利的让人无法反驳,他说道:“谭智,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不想管你喜不喜欢谁,你也不要觉得你的牺牲很伟大,我们根本不需要,现在凌晓是我的妻子,谁也不能伤害她,你不行,我也不行。明白了吗?”

    “可是我......”谭智看到陆彦冷着脸呆在凌晓的床边,不愿理他,他不再说话,最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谭智自嘲地笑了笑,收拾东西回去了。

    陆彦一直坐在床边守着她,凌晓突然喊渴,便又喂她喝水。凌晓喝完,恍惚间醒了过来,只见眼前是一张冷峻坚毅的笑脸,她吓了一跳,直眨眼。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陆彦笑着说,对凌晓的反应感到好笑,哑口无言,仿佛从未见过她。

http://www.myaya.com.cn/22_22762/101392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