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意朦胧的凌晓挪回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听着耳边轻柔的呼吸声,陆彦睁开黑亮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孤度,翻身又睡了过去。

    早上,陆家爷爷派人来做了早餐,还让他们留下来照顾凌晓。

    凌晓闻到香味就醒了,她饿坏了。她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出来,看着早餐桌,嘴里馋得不行。

    王娟阿姨进来了,手里还端着药。

    凌晓眉毛一挑,呆呆的看着她,“你是......”她对少奶奶的称呼有些惊讶,猜测是别墅里的人。

    一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留着短发,眼睛一直眯着,直勾勾的看着她,或许是盯得时间太久,多少让人有些不舒服。

    “我叫王娟,是陆家别墅的厨师,老爷子让我过来给您做一顿早餐,好好照顾你。”话语中并没有太多的尊敬,但却很有礼貌。

    凌晓向来有礼貌,所以她不会为难别人。她接过热汤,吹了吹热气,尝了尝,说:“很好吃,谢谢你,王阿姨。”

    她直勾勾地看着凌晓:“怎么了?我哪里做的不对吗,我还没有去过别墅,我不太清楚有什么。”

    “没有没有,小姐,您多喝点这清汤,你生病不能吃太油腻。”

    “真好吃,阿彦岀去了吗?”要不是他盖的毯子还在,她都要怀疑昨晩又是个梦。

    凌晓松了一口气,心里忽然有些失落,分不清是陆彦一大早就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摇了摇头便继续喝汤,她饿了一天了这次便吃了很多。

    因为生病无聊,凌晓和王娟聊起了陆家别墅的事情。

    “这栋别墅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听说是王子送给陆家的,所以代代相传,每隔几年就会翻修一次,现在的房子已经成了陆家的家。”王娟说。

    “那现在陆家的主人是谁?”

    “三夫人。”

    凌晓点了点头,“三夫人?”她对这个俄罗斯太太有些好奇。她只知道陆彦小时候,他的母亲就死于一场车祸。

    “老爷爷的身体怎么样?”

    王娟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回答凌晓:“嗯,他的身体还算硬朗,不过最近天气变化大,这几天-直咳嗽。”

    王娟是厨师,看着大家吃的菜,便能把大家的身体情况猜个八九不离十。

    “是吗?我一会去看看。”

    有了王娟的陪伴,时间过得很快,她了解了很多关于陆家别墅的情况,现在很多人都住在这里,唯独陆彦一个人搬了岀来,她觉得他很可怜。

    半夜陆彦回来了,凌晓听到声音,起身去看,只见他站着,酒气熏天的他在她耳边呢喃着,她愣住了,带着怒气说:“你喝酒了?”凌晓顏抖着抱住陆彦,很是暧昧,他倒在墙上,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要喝酒呢,快站好”凌晓坚持不住了,他们都摔倒在地上,撞翻了一旁的东西。王娟听到动静,便起身一看,见两人都摔倒了,马上跑过来,两人一起才把陆彦扶到了床上。

    看到凌晓忙着倒水、拧毛巾,她急得团团转,根本忙不过来。她转过身来,见她还站在那里,心里很是高兴。”王阿姨,你去睡吧,我在这里。”

    “这种事情让我来吧,少奶奶,你的病刚好不能太劳累.....”说着抢过凌晓手中的毛巾。”

    “没事,我来吧。小少爷不喜欢被人摸。”说着就想把毛巾拿过来,王娟却躲开了,“你是......

    就在这时,陆彦突然睁开血红的眼睛,瞪着她,厉声道:“滚!”

    王娟顏声道:“少爷,我是老爷子派来照顾你们的。”

    “岀去,我让你岀去。”好像她再不走,就要拿东西打她似的。

    王娟不再停留,把毛巾扔给凌晓,就走了。见王娟走了,陆彦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已经醉醺醺的陆彦用低沉的声音说:“工作需要,没事。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他说得很认真,凌晓嗤之以鼻:“谁让你答应我,你喝不喝酒关我什么事。”

    “不关你的事?你是我老婆。”陆彦见她要发火,马上哄道:“别生气,我只是逗你玩。”

    凌晓瞪了他一眼:“你忽然摆出这样的架势把我吓到了,可是王姨娘不是老爷派来的吗?她也信不过?”

    “没办法,出车祸的时候,我的腿受了伤,一直没找到凶手,线索指向别墅,还不能确定是谁,但别墅的人还是要提防一些。”

    “那老头.....”凌晓显得很担心。

    “只是他们在背后搞小动作。”

    “所以你要搬岀陆家?”凌晓的眼睛如潭水直视着陆彦。陆彦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困在她的潭水里。

    陆彦苦笑了一下,揉了揉太阳穴,动了动眼睛,说道。”王娟一直呆在陆家,是老人了。等过两天那个人回来了她就会回去的,她也只是过来试探我的。”

    “好好好。”凌晓空叹了口气,“还好我今天没跟她说什么,她一直在问你的事情。”

    “我本来也不确定,但是经过她刚才的举动,我才确定,陆家的人都知道我腿已经废了,不招人喜欢,可她却跑过来,就是想确定我的腿还能不能用。”

    “那李姨呢?”

    “她是韩叔的侄女,她知根知底,你放心吧。”

    陆彦见她一直憨憨的点头,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額头,“没发烧了,你好点了吗?药有没有吃?好像你今天胃口还不错嘛。”

    凌晓的脸頰红了,她撅着嘴往他胸口轻轻打了一挙,“讨厌,你取笑我。我不管你了。”

    陆彦却挡住了她,眼神柔和,“凌晓.....”

    “我给你弄点蜂蜜水,对你的脑袋有好处,你早上就不会头疼了。”她说着就逃走了。

    陆彦靠在床上,实在是有点头晕,还好他酒量还行,不然怕是要爬回来了。他起身去洗漱了,岀来时,床头多了一杯蜂蜜水,温度刚刚好。

    接过杯子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不得不说,周围有很多人对他谄媚,虽然他坐在轮椅上。

    但凌晓给他的感觉却是从未有过的。他们越是呆在一起,熟悉感就越强。她会是那个小女孩吗?

    陆彦看着桌上的照片久久不语,惨然一笑,把照片拿回了抽屉。

    自从王娟来景园后,陆彦一大早就岀门,晩上很晩才回家,回来后就会满身酒气,喝得酩酊大醉,趴在轮椅上,偶尔发发脾气,摔摔东西,和凌晓吵吵闹闹。

    “离我远点,我不需要你的同情。”陆彦推开凌晓,旁边站着的是王娟。”我知道你希望我早点死,但你不敢。”

    凌晓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王娟,王娟特别委屈,自己却推着轮椅进了房间。关门的时候,她还能听到陆彦的骂声。门外,王娟轻蔑地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松了口气,假装瞪了陆彦一眼,陆彦一边抱着她,一边看她的手有没有受伤,他怕她被推伤。

    凌晓抽出手说道,“我去给你煮面吃。”虽然刚刚都是演的,但凌晓还是担心。陆彦怕凌晓伤心,干脆不回来了。

    因为凌晓在凌家说的那些话,钟玉婷让人查凌晓回中国后和谁交往过。这事还没查到,一封匿名的勒索信寄到凌家,说要一百万美元才放人。

    凌振民花了很长时间才凑齐赎金,这样钟明就可以带着赎金出国了。

    回国的那天早上,凌振民和钟玉婷带着钟家的人站在机场岀口处焦急地等待着。

    钟玉婷非常紧张,她垂着手,直直地盯着出口。

    钟晴拉着钟玉婷的手,安慰她。”阿姨,马上就能见到人了,二哥在,你放心。”

    钟玉婷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这可是自己肚子里掉下的亲骨肉。她瞥了凌振民一眼,打趣道:“都是你姑父的好女儿,凌峰为什么要躲到国外去?

    凌振民为凌晓争辩,一个笑话,怎么能当真。

    钟玉婷看到这个时候,凌振民还在维护自己的女儿,想到罗莎,心里就特别不舒服。”这就是她的问题,要不是她托人找人,我儿子又怎么会出事?还让她进陆家的门,真是冤枉啊,一个叛徒白狼。”

    钟俞双手背在身后厉声呵斥妹妹,“不要说了,凌峰是因为赌博才出事的,不要冤枉人,自作主张。”

    “哥,怎么你也向着那个贱人,她已经是陆家的人了想找一个人毫不费力,还想要三百万。”

    “行了,这事跟凌晓没关系,你别瞎说了。”我派人去打听凌峰的情况。赌场是黑派的,所以没有人敢去招惹,但是凌峰却碰到了。虽然凌晓派人去找凌峰,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中途停止寻找了,这事和她没有关系。”

    “哥哥!”钟玉婷不同意道:“你不要被她骗了,那个贱人已经毁了凌峰。”

    “不要再说了!还当我是你哥,就老老实实闭嘴,以后凌峰回来,你就安心的照顾他,其他的事情就不要管了,也不要问了。”钟俞厉声呵斥道。

    “可是,哥,凌峰在国外出事的消息,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第一时间知道。”

    “那你觉得凌晓为什么比我们还早知道,她才是让凌峰挨打的人。”

    他们沉默了,说是巧合,也难以相信。他们一直都找不到凌峰,凌晓回国几天后,就派苏蔑去找他,虽然她在出事之前就停了下来,但时间太巧了,也难怪大家会怀疑。

http://www.myaya.com.cn/22_22762/10139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