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吾名玄机 > 第九章 狐有九尾
    日薄西山,风吹来时再不是让人焦躁的灼热感,随着夜幕即将降临,不荒山周边的温度逐渐降了下去。

    马车从山寨出发,从山下小路蜿蜒而去,趁着这即将降临的夜色打算悄悄的绕到霍家村村后去。

    按照崔探花的建议,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玄机让曹猛将那些钛合金属重新搬上马车,没有惊动其他人悄悄的下了山。

    说到邪,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曹猛也噤若寒蝉,更别提那胆小书生了。

    崔探花怕被玄机勾了魂,在外头驾车呢!

    曹猛则是实在憋不住这马车里的憋闷,兀自坐在外头催促着书生驾车呢!

    催促驾马的声音一阵阵的传进这偌大的马车里面,玄机在里头斜倚着身姿,半靠着那冰冷冷的金属,眼里无尽思量。

    自己身处这个时代,有许多东西这帮傻不拉唧的土匪根本问不清楚,既然要找人,单凭霍青鱼一个她也未必信得过。

    终究还是得自己查一下的。

    马车忽然一阵颠簸了起来,外头忽然传来崔探花“啊”的一声喊,随后曹猛着急的喊了声:“里他凉的小心一点!”

    玄机正想探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骤然之间随着风声传来了“吼”的一声虎啸。登时,就连拉车的马也惊慌了起来。

    玄机掀开帘子,入目处已然黄昏快到尽头,崔探花驾车驾到了一处山崖下,周边草木贫瘠,唯有光秃秃的几棵快要枯死的树立在那里。

    “这里有虎?”玄机倒是震惊,这般贫瘠之地的虎,定然饿疯了,凶残非常。

    曹猛犹豫不定,“早年听说红崖是有斧的,还咬死过人,后就极少听说了,他凉的还以为饿死了呢!”说着,曹猛怪起了崔探花,“你怎么驾车的,进了岔路都没看到。”

    崔探花一脸委屈,“你不也在看着!”

    玄机无心听他们吵闹,看了下这周围。

    这里叫红崖,周围黄沙赤土,又离崖底近,周边又没有密林可遮挡,如果在这里遇上猛虎的话还真没法招架,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

    “赶紧走吧!”

    玄机也有些着急,下令催促,“希望运气好些,别碰上猛虎!”

    谁都不想碰上。

    崔探花赶紧催马前行,驾驾声都着急卖力了起来。

    曹猛也在一旁戒备,不自觉的按紧腰间的武器,准备随时对付。

    马蹄加急,践在黄沙土的地面上荡起了一层厚厚的尘埃,久久不散。

    玄机不敢松懈,半探着身子在外头看着路。

    随着马车奔跑了有一段时间了,周边虎啸声不绝,惊地马也几度抓不住。曹猛见崔探花吃不住这马,也抢过缰绳亲自驾马,堪堪掌控住了受惊的马。

    西边的日头也落了半头,眼前可视的范围随着日落下去逐渐缩小了。就在马车跑着跑着的时候,玄机忽然喊了一声。

    “停!”

    这一声喝,曹猛下意识的收紧缰绳,差点将整辆马车给倾了出去,幸好曹猛力气大收得住,但是却满腹狐疑,“怎么了?”

    玄机目视前方,满眼戒备,就连语气都压抑沉重了几分,“你难道没发现,这里很眼熟吗?”

    被玄机这么一说,曹猛转了转头,“光秃秃的,到处都这样啊!”

    再加上这会天逐渐幽暗,虽说还没全黑下去,但此刻将暗未暗,却是一整天最为眩人眼看不真实的时候。

    曹猛这大老糙,能看个什么才有鬼。

    崔探花经玄机这么一说,却专注了起来,看了看这四周围,道:“这里,我们刚才好像来过。”说完之后,崔探花自己也震惊了,“我们又回到了原地?”

    “什么?”曹猛这下才惊讶了起来。

    玄机点点头,然后伸出手去从黑靴里摸出了那把匕首,站到马车前头去,在马车停着的那棵将死的枯树树干上,一左一右交叉划了两刀。

    刻下了记号。

    周遭仿佛从崖上传下来了野兽压低了喉咙哼哼前进的声音,声音感觉猛虎压低了身段,正在逐渐的靠近。

    越是这种看不清的情况,越是叫人瘆得慌。

    玄机回身道:“走。”

    马车再度催去,速度更快了,被颠得悠悠晃晃的马车没入了黑暗之中。

    时不知多久,那棵被刻下记号的树干逐渐被黑夜所笼罩,月光从天上倾泻而下。光影错错,将这上头交叉的记号嵌痕给映得格外深刻。

    周围似乎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当中,直到许久过后,月影下又哒哒疾驰前来一辆马车的身影,上头驱车的两人已然满头大汗,玄机则站在他们两人后头的马车上。

    及至这几棵老树旁的时候,玄机喝了一声,“停!”

    周遭光秃秃的一片,又陷入了夜幕的黑暗之中更加难以辨认,唯一能辨认的地方,便是玄机做下记号的地方。

    而此刻马车停住的地方,玄机跳下马车往前面走去,在其中一棵树上停步,伸出手去,指腹感受着树干上那两道交叉的刻痕。

    “我们遇上鬼打墙了。”她说。

    曹猛胆大,倒不怕什么鬼打墙,唯一让人心里担忧的是这周围的猛虎出没。

    崔探花不一样,听到这话的时候,差点从马车上跌下来,“这可如何是好?”

    玄机倒是抬起头来,眼中的担忧减了些许,“如果是鬼打墙倒没什么好怕的,现在就怕这周围。”她目光扫了一眼四周的漆黑,满是戒备。

    鬼打墙其实只是一种运动错觉现象,当人身处于郊外或者黑暗当中,就会有一种意识朦胧状态的感知,就会在原地打转走不出去。

    这种情况在现代其实已经有了很明确的解释了,破解方法也很容易,集中注意力不要慌,有光源或者靠天上北斗辨别方位等能破,再不济原地休息,等到天明时自然眼前路明。

    可现在,可没这条件原地休息了。

    玄机当机立断,“打起精神,看天上北斗而行。”

    崔探花一听,眼里似乎一亮。

    可就在玄机重新走回马车的时候,陡然一阵恶风吹起,带着一阵阵腥味与沙尘同来。伴随着黄沙滚滚,恶风之中“吼”的一声呼啸长吟传来。

    瞬时之间,那原本就狂躁不安的马登时惊起前踢,狂乱中一声长啸嘶鸣,马已经惊慌得四下乱窜,挣脱了缰绳之际将马车也扯得翻倒在地。

    骏马狂奔入夜色中,哒哒铁蹄声都生生被打乱了步骤,马声溃散之际,在前面一片漆黑之中长长嘶鸣了一声,骏马惨叫伴随着的呼啸声鸣之后便再没了声音。

    前方夜幕漆黑,即便月光倾洒能见度也极低。

    只是,伴随着前面那吊睛黄额的黑纹大虫缓缓走来的身影,在夜色下,修长显瘦的身形在四足贴地行走时,一扭一动之间大有王者风范。

    此地贫瘠,虎也瘦,走路从风。

    但从那踏地的骨架看去,是头成年的猛虎。好家伙,再瘦也是百兽王,自带威风!虎须两侧有刚咬断马脖沾染上的血,凝着那双在夜色中幽绿的眼,正朝他们前来。

    崔探花最先绷不住,惨叫了一声之后腿一软直接朝着玄机的脚边倒了下去,随着曹猛喊了一声“跑啊”之后,转过身就随便找了个方向狂奔过去。

    这一狂奔,原本还矮着身走来的猛虎,瞬间拔腿追来。

    曹猛这一跑不打紧,要命的是被倒在地上的马车一绊,曹猛整个人被绊倒在地,眼见着猛虎疾驰前来,曹猛只好大喊了一声,“机姐救我!”

    情急之下,玄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被马车绊倒卡住的曹猛用力拉出来。在拉出来之时,猛虎也顺势扑腾而上,玄机带着这两人扑到在地的时候,却猛然触碰到了地面上的硬物。

    玄机来不及去细看那是什么东西,只觉得猛虎扑来的那一刻,她也触碰到了那硬物,地面上似乎一下子被打开了一道缝隙,下面是个坑!

    他们三人顿时全部往那坑里掉。

    地坑斜长,他们三个人往下掉的时候一路往下滑,拐了好几道弯之后,也不知道这红崖底下的地洞到底有多长,只觉得到头了的那一刻就像是被装在麻袋里倒腾了好几顿的样子。

    “他凉的,这都什么破地方了?”曹猛率先开骂。

    玄机扶着身起来,在黑暗中摸着山壁稍稍坐好,捂着自己腹部间的伤,微微的调息之后才道:“应该还是这附近的村民为了防虎设下的机关。”

    说着,漆黑中她无声的勾了一下唇,颇有一丝侥幸的意味。“倒是多亏这机关了,不然,今天非被那猛虎撕了不可。”

    玄机说着将手一挪,打算撑着地面站起来。

    可就在她将手放置在地面上的时候,忽然从山壁的一处凹陷处窜出一个小东西,似乎被玄机的动作惊到了,猛地从她手心蹿到的手背上,旋即跳入黑暗中。

    玄机闷哼了一声出来,带着微讶。

    在旁安定下来了的崔探花听到了,开声询问,“怎么了?”

    玄机摸着刚才被那小东西蹿过的手,那软软的、毛茸茸的触感,像是活物,还会跳窜,玄机约莫有个猜测,“应该是住在这山下的小东西被我惊到了。”

    说罢,玄机站了起来。

    抬起头看去,居然能看到上面的天!

    “奇怪!”玄机发出惊奇的声音,“我们掉到红崖的地洞里,怎么在这里还能看到夜空。”

    果然,放眼看去,在那高高的云层之上,依稀还能见到月色与北斗的星光遥遥相映。适应了这里的暗度之后,反倒没觉得那么黑了。

    背后依靠着红崖的山壁,仿佛这里才是崖底。

    崔探花闻言,倒是“哦”了一声,“你初来乍到,不知道也是正常。”

    听书生说着话,他也在挪动着身子的声音,站起来之后继续往下说:“此处山脉围绕,山崖层次叠峦,刚才我们马车行径过处是第断崖第一层。其实从远处看,无外乎从半山落下,这里才应该是红崖的底处。”

    崔探花这么说,玄机大抵有个印象,就是山长在山之上!

    玄机不去计较这么多了,她说:“那你可知道这里回到崖顶的路?”

    崔探花沉寂了下去,曹猛在旁开口,“爬呗!”

    崔探花正想反驳他,这陡峭山脉要爬到什么时候去,却有阵风吹来,尘沙扬起点点星辰似的光点,就像是萤火虫似的漫空飞翔,逐渐的汇聚在一处。

    亮光也从一开始的漫散微弱,到聚在意处的时候形成了一片橘色的亮光。

    “那是什么?”

    崔探花惊呼了一声。

    玄机没有开口,她也注意到了。

    亮光照映之下的红崖崖底,是偌大的一片山庄村落相连,破旧的房屋依傍着山壁而建,一层一层错落的交叠着,每个房屋前头挂着大小不一的灯笼。

    看着破旧,但这眼前一层层交错相叠的房屋布满眼前整片山壁,景致十分的壮观。

    就在这些萤火虫似的光点慢慢流转,朝着那面山壁的房屋方向飘去。

    风乍然一猛,那些幽幽恍恍的光亮飞着朝那些房屋上的灯笼而去,在这一瞬间,句那些灯笼一排排的如同被人同时点上似的。

    登时,光亮照满整个崖底。

    放眼看去,原本破旧层叠的房屋鳞次栉比,此刻全然笼罩在这一片柔和的灯光下,放眼看去竟是无比的震撼。

    这般场景,如似天宫。

    “老二,这红崖崖底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一座村落了?”崔探花伸出手戳了戳曹猛,发出疑问。

    曹猛撇撇头,“老子咋知道!”

    崔探花仔细想了想,“只听说这里有座废弃的旧村,早被人遗忘,多少年不曾有人了,眼前这……”崔探花说着,倒吸了一口凉气,“莫不是我们从上面掉下来的时候,都摔死了吧?”

    否则,怎么会见到这如仙似梦般的景致?

    玄机没有理会他们两个,兀自上前走去,极目所去,就是在现代看尽了灯红酒绿场景的她,也忍不住怔忡出神。

    正当她想前去查看的时候,从前方最高大的一座房屋的灯光聚拢处缓缓走来一道身影。

    身影长长的拖曳在地,那人走来时身形扭动,背着那柔和的灯光走来竟有无限风情。

    待看得真切时,竟是个身形不高的女子,身着白色间水罗裙,腰间碧绿轻带随着走动时候随风飘荡,风姿绰约。

    方当少艾,正是花期少女。

    这少女,俨然这里的主人模样,鹅蛋似的脸颊嫩得能滴出水,眼角眉梢处飞扬着一丝妩媚自信。她定在玄机的跟前,两人都在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是那少女率先开口,“荒芜年月,还能有客来!”

    说着,那少女媚媚笑着瞥了一眼玄机,却一步步绕过玄机,去到崔探花与曹猛二人身侧,声音软糯如丝,“来者是客,岂有不待之理。正好我们有一场盛宴,可招待贵客。”

    曹猛见这女子虽说身形不那么高挑,却处处妩媚成熟,柔弱无骨似的话语,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她边说边走到他们二人的身后去,身后是被山壁笼罩的暗影处,曹猛闻言回头去,垂涎着道:“好啊,好啊!”

    却在他回首看去的时候,曹猛看不真切,但是在山壁的黑暗之中,他豁然看到那女子站立的身影背后,哗啦啦的张扬起数条蓬松的尾巴。

    那尾巴,足有九数!

    “啊啊啊啊啊!”

    曹猛当即,吓得屁滚尿流,整个人跌坐在地连连往后挪,指着那黑暗中已然沉寂下去的地方,“尾尾尾……”

    “喂什么喂啊?”崔探花转头去,看曹猛这狼狈的样子甚是嫌弃。

    曹猛吓得声音都打着颤,“尾巴,好多条尾巴!”

    崔探花眼神一滞,看曹猛这吓瘫了的模样时,严厉不禁多了些许的鄙夷,“你怎么胆子比我还小?”

    书生说着,再抬头看山壁黑暗之处,哪里有曹猛嘴里所说的尾巴,只有那个妩媚的少女声音缓缓走出来,一副好客之道。

    那少女冲崔探花柔媚一笑,路过书生身侧时,扬起那玉指轻轻的撩了一下书生的下巴。

    “各位,请吧!”

    崔探花拉起曹猛,顺着少女的带路的方向,走到玄机身边,道:“既来之则安之吧,总比这会爬到崖顶去喂老虎要强。”

    曹猛眼泪忍不住的挤了出来,崔探花鄙视他,只能冲玄机找认同感,“我真的看到了。”

    玄机瞥了他一眼,转身随着那少女的引路方向一同走去,同时低声应了曹猛一举,“我也看到了。”

    崔探花被他们两人说得一头雾水,“看到什么?”

    玄机行走前去时,步伐谨慎沉稳,心里虽说震撼,但还能勉强稳住心神,她与身侧二人压低了声音道:“在我们的世界有一部奇书,叫做《聊斋》。”

    “书里曾说道,狐有九尾,其貌甚美,能幻人形,能惑人心!”玄机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对这个世界所产生的疑惑逐渐有了个答案。

    难不成,这世上所谓的‘邪’,是真的存在?

http://www.myaya.com.cn/23_23126/102751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