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吾名玄机 > 第十章 红崖客栈
    所谓妖邪,说不定真的在今夜,红崖底下被他们给遇上了。既来之则安之,玄机只能带着他们跟随着这少女走进前方灯火辉煌处了。

    挨着正片山壁的房屋,当属眼前这间客栈模样的最恢宏。

    一串串的灯笼亮着的灯光将新来的三人身影给交叠在脚下,踏进这间红崖客栈的时候,玄机放眼看去,热闹的场景与外头的漆黑死寂,呈极端鲜明的对比。

    客栈的正中间是偌大的客堂,左右各悬着楼梯而上,背后是层楼。

    客栈里四壁灯火晏晏,最中间处一盏偌大烛火照映着四方。

    里面灯红酒绿,醉酒的,吃食的,歌舞的,赌博的……应有尽有,错落在这间繁华的客栈之中,俨然一个鼎盛的地底世界。

    原本这里面还鼎沸的人声,在少女引着玄机他们走进来的那一刻,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就像是被打断了似的,个个噤声在当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他们这边看来。

    天地瞬间安静,只余这无数目光朝着这边投来。

    有那么一瞬间,包括玄机在内,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产生了某种错觉,他们就像无意中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欢迎光临红崖客栈!”

    引路的少女一声高亢声起,绕过身旁的赌桌,兀自从上头抓了一把碎金子,路过身旁一桌席面时又顺手拎起一壶酒,一个旋身靠近玄机,手里的东西朝她身旁一左一右的朝两人扔去。

    崔探花和曹猛,一人接住了那些金子,一人接住了那壶酒。

    正当二人怔忡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听得少女道:“这里乃法外之地,逍遥之所,纸醉的金迷的,声色的犬马的大可随意挥霍。”

    少女说话的时候,话语肆意张扬,但是目光却一直锁在玄机的身上,抿起的那一抹笑看不出是善是恶。

    少女低了玄机一个头,但这妩媚自骨子里散发出来,柔弱娇小而黏糯,与玄机的清冷犹如水火。

    玄机环顾了一眼四周,玉颜一勾,眉目一扬,“如此良宵,用来挥霍,未免太过可惜了?”

    闻言,那少女哈哈大笑了起来,目光朝着那些滞在当处的人客扫了一眼,原本客栈里安静的人群也跟着哄笑了起来。

    哄笑声中,兀听得那少女悠悠扬扬,轻摇着食指道:“你错了,人间最不值钱的,就是良宵了。”说着,她转身继续引路向前走。

    玄机带着身后两人亦步下了门楼阶梯,进到这里面来。

    途中,经过那些寻欢作乐的客人的时候,崔探花和曹猛一度认为是进入了神魔妖怪的世界,可见这桌上的东西尽是人间的富贵东西时,不禁又打消了这疑虑。

    莫不是,这里是不荒山的某个地下组织,他们无意中被大老虎赶到这里来?

    唯有玄机,一直盯着前面带路的少女,少女走路时背影摇曳,踏出的步伐扭扭矫矫却又十分的诱人好看,她边走边说:“我乃红崖客栈的掌柜小九,难得今夜红崖夜宴,好戏即将要登场。既然三位有缘,今夜就来这里豪掷一把,我做东!”

    少女将她带到中间放置那盏偌大烛台的正中央时,回过身来,对玄机道:“姑娘如何称呼?”

    玄机对上这名唤小九的少女,目光逐渐冷冽下去,她从小九的眼里也看到了同样的冷冽,轻解唇齿缓缓开口:“吾名……”

    “玄机!”

    说着,玄机将目光移到那盏烛台上。

    此言一出,与此同时不知何处起了一股长风,从那客栈外头吹了进来,紧接着是在那红崖的顶上忽然传来的一阵猛虎长啸与巨石滚落的声音。

    同一时刻,眼前的这盏烛台一直明亮着的光,被这股恶风‘呼’的一下熄灭了。这盏大烛台一被灭,周遭的一切,里面连同外头的每一盏灯笼也同时熄灭了下去。

    顿时,四野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随着崔探花和曹猛“啊”的一声惨叫。

    天地也陡然沉寂了下去。

    夜色沉沉,四野寂寂,除却呼啸的风声,再无其他!

    这片土地贫瘠,赤红的土地山石种不出东西来,最不缺的就是红石了,将两块红石放在一处敲打,能迸出火花来。

    此时此刻,漆黑之中一双沉而有力的双手,各自握着一块红石,“啪,啪,啪”的敲打撞击打着火。最终,这两块红石在敲打之下撞出了火花,随即小心熠熠的将这火花点在房间的烛台上。

    登时,小小的烛火照亮了这间不怎么大的房间,霍青鱼确定了烛台火立了起来,这才将手里两块红石随处一放。

    红石这种东西,不值钱,不荒山这破地方要多少有多少。

    倒是霍青鱼快要累垮了,点了烛火之后直接朝着房里的床上一躺,一动也不想再动。

    白天从土匪山上下来之后,村子里刚遭土匪洗劫了一趟,损坏的房屋需要修补,受伤的村民需要安顿,霍青鱼从土匪山上下来之后就没能闲过。

    此刻好不容易将村子里的事都安排妥当,霍青鱼才回到屋子里来。

    闭上眼的那一刻,脑子里忽然回想起在山上的时候,玄机说过的话。霍青鱼又将眼睛给睁开,从怀里摸出了那幅画卷。

    画卷在他手上被慢慢摊开,灯光下画卷中的女子明眸皓齿,双目如同星子一般凝视着自己,有那么一瞬间霍青鱼都觉得她要破画而出了。

    “她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要找这个女子做什么?”霍青鱼喃喃的说着,注视着这画里容颜,想将这容貌深刻下来。

    正当出神的时候,门外敲门声起,紧接着传来母亲霍翎的声音,“青鱼,你睡了吗?”

    “没呢,娘!”

    霍青鱼起身来,将画卷随手放在桌面上,前去开门。

    门外映着夜色的霍翎,同样掩不住她脸上的疲惫之色,但整个村子的安危都在她的肩上,再疲惫也得挺直腰杆。

    “娘,这么晚,有什么事吗?”在面对母亲的时候,霍青鱼不自觉的收起了那副闲散的模样,不敢造次。

    霍翎点了点头,跨进了屋子里,“今日的事情虽说过去了,但放在心头我始终难安。”

    霍青鱼看了母亲一眼,若有所思。

    母亲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霍青鱼再清楚不过了,他自小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是母亲一个人带大了他,并且还单靠一己之力将霍家村守护得好好的。

    在霍青鱼心中,母亲是首领,在整个村子的人心中,亦如是!

    霍翎在屋子里坐了下来,开门见山,“你上山之后我便一直在担心,可不知为何……你下了山之后,我更担心了。”

    霍青鱼听着好笑,双手环胸依靠在身后的门板上,“娘,你该不会年纪大了,开始疑神疑鬼了吧?”

    “正经一点!”霍翎白了他一眼。

    崔霍青鱼倚靠着门板,外头夜风吹灌进来一阵阵凉意,他转身将门板给关上。

    转过身来时,霍翎却开口了,“不荒山地广人稀,土地贫瘠,从来都不是留人的地方,你今日说个陌生的女子霸占了山头。”霍翎言语一顿,目光定定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霍青鱼被她这么一说,心里略微‘咯噔’了一下,原本靠在门上的背也直了起来,“娘是在怀疑?”

    他其实对母亲也是说一半留一半!

    霍青鱼将独眼豺被玄机宰了的事说了,将玄机霸占了不荒山山头之事也说了。但在这之前,他从悬崖诛邪台底下唤醒玄机,以及丢失了自己的小坠牌之事隐瞒了。

    所以,这会霍翎满心疑惑的模样,霍青鱼看着也心虚。

    所幸,霍翎并没有怀疑到这一点上来,她说:“最近不荒山不太平,京畿来的诛邪司闹得沸沸扬扬,我是担心,她是不是诛邪司那边的人?”

    “怎么可能!”霍青鱼第一反应就是否了母亲的话,要不是那女人会流血会受伤,霍青鱼都怀疑她是不是邪了呢!

    但注意到霍翎看自己时候那问询的意味时,霍青鱼收了收形态,轻咳了一声,道:“娘你也别想太多了,就算是诛邪司的人,她都答应我不会打我们村了,这不就皆大欢喜?”

    “这样的话,今年的收成就能全部囤起来过冬了,还要什么不好的?”

    霍青鱼觉得,这样再好不过了。

    但是,霍翎却没有因为霍青鱼的话而显得乐观起来,反倒是越发的忧心忡忡了起来,“你不懂,我们世代戍守龙脉,是不应该和京畿的人再碰面的。”

    “娘,你在说什么?”

    霍青鱼忽然只觉得母亲今天怪怪的,从知道了不荒山上换大当家之后,不,还要更前,从听说这里来了诛邪司的人之后,母亲似乎就有些讳莫如深了。

    霍翎沉思着,蓦然抬起头来问霍青鱼,“对了,我给你的那块小坠牌呢?还在吗?”

    霍青鱼最怕的就是母亲问起这事了,他一时心慌了起来,打着圆说:“在,自然是在的,娘吩咐丢了命都不能丢了的东西。”

    霍翎这才点了点头,“那就好。”

    霍翎看天色已经晚了,起身来正想要离开的时候,手边却触碰到霍青鱼刚才放在桌上的那幅画卷,霍翎好奇,“这是什么?”

    霍青鱼一看,“哦,这是不荒山他们的新当家叫我找的人。”

    霍翎随手将那画卷打开,画里的女子跃于眼前。原本当是毫无交集的人,可霍翎却在看到画中女子第一眼的时候便止不住的吃惊,更甚者,她双目圆瞠,嘴巴张开着良久,难以发出一语。

    霍青鱼这才意识到母亲的不对劲,正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霍翎却急急转过身抓住霍青鱼的手腕,“青鱼,你告诉我,谁在找她,谁要找她?”

    霍青鱼不知道这么一个陌生的女子母亲为何会在意成这模样,满心的疑惑,“娘,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认识这画里的女子啊?”

    霍青鱼忽然来劲了,“娘,你要知道这人在哪里你告诉我,找到她直接带上不荒山交差就行了。”

    任凭霍青鱼怎么说,霍翎便是无动于衷,只一张脸毫无血色,铁青着站在当处,她乜斜了霍青鱼一眼,忽然将那画卷塞还给他。

    冷冷的道了句,“为娘不认识她,你也别找了。”

    “为什么?”霍青鱼不懂,母亲见到这画像的感觉,实在是太怪了,更像是她不愿意去提及,而不是不认识。

    霍翎咬着牙,许久之后切切的道了句,“只有上阳京畿的人,才会找她,你千万不要和诛邪司的人扯上关系啊!”

    霍翎又瞥了一眼霍青鱼手上的画,踌躇着不知道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蓦然从外头不远处“轰”的一声山石滚落的声音和虎啸的长吟,响彻天际。

    这骤然及至的声响,将母子两人打断。

    “不好,怕是半夜猛虎下山伤人,”霍翎赶紧转身出门,“你去组织人手,我去村外围将陷阱加固,以防猛虎忽然袭村。”

    霍翎在往外走的时候,霍青鱼却抓住了她,“娘,你今天已经够累了,村外危险,加固的事我来吧!”他冲着母亲一笑,没等霍翎回应的时候,已经往前越了一步,顺手提着刀往外走去。

    霍翎怔怔的看着霍青鱼的身影湮没在冰冷的夜色中,不觉眼中有些恍惚的感觉。

    霍青鱼一路走出霍家村,那身臧色的衣衫在夜色中就像是被掩藏了似的,唯有手里提着的刀闪烁着戒备的光。

    他顺着村子外边一圈圈的检查着那些布下的陷阱。

    真是奇怪,红崖那边都已经多年没见过猛虎了,这么多年大家都以为虎迹已绝,谁知道还有。村外头这些陷阱也多年没用了,有些能用,有些已经没法用了。

    霍青鱼只能一个挨着一个的检查。

    霍家村红崖不远,深沉夜色中霍青鱼掩藏得十分小心,可饶是如此,依旧能够听到从红崖那边传来人声嘶叫和猛虎的嚎叫声。

    “这是在杀虎吗?”

    霍青鱼听这声音,仿佛动了刀枪的样子。

    只是,近些年来,周边各个村子人丁愈发的单薄,青壮孔武的就更少了,如果是周围村子的人想除害的话,只怕有些难。

    而且,从红崖那边传来的风,风里的味道夹杂着畜生腥臭的味道。

    如果……真能在今夜将那虎给斩杀了,也算是给周边村子立了大功,如果不行,前往搭把手也免得有更多的人牺牲于虎口之下。

    如此想着,霍青鱼抓了几把细沙撒在刚才的陷阱上,拍拍手上的沙子,抄着刀就往红崖那边走去,湮没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客栈之中。

    在这忽然被风吹来熄灭的灯火,整个红崖客栈由内及外的灯火全都黯了下去,伴随着崔探花和曹猛两人的惨叫声,玄机下意识的将腰身一猫,以随时能拔匕首的状态对峙。

    “书生,曹猛!”玄机大叫了一声。

    在两人再无声响传出的时候,玄机顿时将靴里的匕首一抽,管他买你对的是人是妖,玄机绝不允许在这里折了。

    可就在她拔起匕首,脚下才踏出半步的时候,眼前却忽然有一道光亮腾地升了起来,正巧面对着玄机。

    火光骤然刺眼,玄机下意识的将手臂一抬挡在自己眼前,这下才看清楚了。

    眼前,只见小九手握成拳,只有右手纤细的食指伸了出来,在她指尖一簇光亮的火苗跳动,隐隐约约的,玄机似乎能从跳动的光影中看到她姣好的面容,以及面容上那抹慵懒的笑。

    小九将食指上的火光移到那盏大烛台上,一点!

    腾地,可站内光亮骤起,连带着这客栈外头原本灭掉了的灯笼,此刻也像是触碰到了开关似的,同一时间又以客栈为中心向外全部亮了起来。

    偌大的红崖,偌大客栈,所有的光亮最终汇聚点,在这盏盛大的烛台上。

    小九朝着玉兰一样的指尖一吹,那簇火苗便灭了,她目光转至戒备的玄机身上时,饶有意思的笑了起来。她朝着玄机的跟前走近,见玄机横着手臂依旧作戒备状,小九不禁笑得更深了起来,伸出手想要压下玄机的手臂。

    却发现,压不下。

    小九呵呵的笑出了声,“你毋须如此戒备,我又不吃人。”指了指玄机的身后,“你看看你的同伴,玩得多开心啊!”

    玄机闻言,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入目所望的场景,她不免眉心一紧。

    这两个不知死活的王八蛋!

    崔探花坐在桌子边上,一双唇瑟瑟发抖的念着他那半套《四书》,身边美人如酥,他终究是没能忍住饮了酒。

    另一边曹猛可就放得开玩得嗨了,他一手抱着美人在侧,手还止不住的朝着美人腰身下面两团一捏,另一只手也没闲下来,握着手里的金子就在那下注!

    “到我这里来的,最后没有不消受的。豪赌放荡的,寻欢风流的,人性之中总有一点能解开你的内心。”小九说着,走到玄机跟前去,“不过,今晚这些统统都不够看。”

    小九将头凑近了玄机的跟前去,作势一副说悄悄话的模样,可声音却没有半点压低的迹象,“今晚,我们……杀人!”

    果然来者不善!

    玄机在小九这话从身侧吐纳而出的时候,她忽将匕首横去。

    这么近的距离,以玄机的身手本该伤到小九的,可却在玄机杀气陡起的那一刻,匕首划过去时,也没见小九动过,却见小九身形一移,忽然窜至了玄机的身后。

    “稍安勿躁嘛,又没说杀的是你们!”

    玄机怒了,一把拽过身后的小九,将她一拖着朝着身前的桌子上一摔,“砰”的一声重响,赌桌上的金子一跳,那桌子上的金子忽然像是活过来似的,弹着跳着朝桌子底下钻去。

    原本还在赌桌上豪赌的曹猛见状,登时吓坏了。

    “也不看看你们都是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扮人,还太嫩了些!”玄机说着,将刚才拽着小九往桌子上一摔的身子再一拽,再次朝地上摔去的时候,却发现空空如也。

    地上,只余下那件广袖水色长裙,哪里还有那个少女的踪影。

    而刚才那一桌被玄机所吓倒的客人,纷纷跳着窜着朝外面奔去,曹猛和崔探花揉着双眼,已经顾不上惊讶了。

    “这些,居然是一群畜生!”

    飞禽的,走兽的……纷纷被玄机这一惊扰,脱下了那身皮跑掉了。

    只余下盛烛台的那盏桌子边上,脱去了外袍衣裙的少女身着肚兜轻纱,坐在桌子边上悠悠的晃着腿,裙花跟随着她晃动,一荡一漾的,煞是好看。

    “你可真凶呢!”

    “少废话,你又是什么妖邪变的?”玄机站在她跟前,书生和曹猛只得赶紧躲在她身后求庇护。

    机姐不愧是机姐!

    小九闻言,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融了起来,“邪,自然是邪!”她停止了晃脚的动作,脸上的神色逐渐邪魅了起来。

    “贵客你猜猜,今晚是人诛邪呢,还是……邪诛人呢?”

http://www.myaya.com.cn/23_23126/10275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