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痕少年 > 16,夜探梁山寺(二
    )

    薛强又来到了住持的禅房,一盏孤灯,冒着蓝色的小火苗儿,火苗上方是一股青烟。微弱的灯光,把一个人的身影,映衬在禅房的墙壁上。

    薛强看见这熟悉的身影,心中一酸,眼泪差点儿没有掉下来。

    薛强刚要进门,发现院子里竟然站着四个人。

    为了不打草惊蛇,薛强又跃上了房顶。从房顶上揭开两片瓦,看见元觉大和尚正坐在蒲墩之上,两眼一闭,双手合十。他知道这是老人家正在做功课。

    薛强用内力,从瓦片上掰下了一个小渣儿。然后从房顶直接投向元觉大和尚。

    元觉大和尚缓缓的扭过头来,看到房顶有一小块儿,漏了天儿。薛强的面容出现在这个破洞之上。

    薛强一看大和尚,已经看见自己了,就用手指竖在了自己的嘴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大和尚点点头。

    元觉大和尚然后站起身,走到桌子面前。提起了笔,写了几句话,然后包裹上瓦片的一角,从房顶的破洞中投了出去。

    薛强接住了。

    展开了这一小块羊皮纸,上面是元觉大和尚熟悉的蝇头小楷。

    二相公:

    老衲无事。朝廷禁军,薛家危机,谨慎行事。

    薛强看完了以后,感动的泪流满面。大和尚是让自己不要在这里耽误功夫。小心谨慎的去处理薛家的危机。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朝廷的禁军。

    薛强对老和尚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就从房顶奔大雄宝殿去了。

    薛强辗转腾挪,施展着一身的轻功,片刻之间,已经来到了大雄宝殿的房脊上。与正在这里的宋怡楠会合在一起。

    宋怡楠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样?”

    薛强把自己探听到的消息,详详细细的。和宋怡楠说了一遍。

    宋怡楠点了点头说,“这个情况大体清楚了。但是他们在外围,具体什么地方采取了什么措施,我们还不清楚。关键是他们有多少人,有多少是武林高手,哪些人指挥我们不清楚。这对于我们处置这件事儿,是很有困难的。”

    “妹妹说,我该怎么办呢?” 薛强问。

    “刚才你说的有两位偏将,其中有一个刘志怀,对这件事儿颇有异意。这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只要找到他,在哪个房间?我们两个联手。把他偷出来。把情况问清楚,再把它送回去。估计这个人不会换我们的事情。” 宋怡楠说。

    薛强说,“妹妹我们两个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是这件事儿,由我一个人去做就行了。两个人下去,目标太大。一旦被别人发现,我们就打草惊蛇了。情况我熟悉地理地貌,我清楚这个院子的结构,我比谁都明白。我做这件事儿,一定会神不知鬼不觉。不过我们不能够在这个房顶上了。你回到塔林,我们在那里汇合。你如果想接影的话,就在寺庙的院墙下边,那棵大松树旁边接应我。等我把他偷回来以后,用绳子把他续下去。别把它弄伤了,最好了。”

    宋怡楠点了点头,两个人各奔东西。

    小将薛强,从大雄宝殿的房顶上下来以后,轻车熟路,又回到了西跨院儿。两个人住的地方,他已经刚才探明了。没费什么力气,薛强就找到了刘志怀的房间。

    刘志怀肯定是累坏了。躺在床上,鼾声如雷,睡的正是香的时候。

    薛强先用匕首,拨开了门栓。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来到刘志怀的床旁,伸手点了他的穴道。刘志怀仍然是鼾声如雷。

    薛强用被单子把刘志怀绑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后轻轻的出了门,反手又把门带上了。薛强身上背着刘志怀,对他的轻功是一点儿都没有影响。健步如飞,从来的道路,一路返回。到了寺院墙边儿,薛强知道寺院的梯子在哪里,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拿了一个云梯,放在了寺院院墙,然后顺着云梯,上了院墙。从院墙向下一看,宋怡楠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薛强不慌不忙,把刘志怀从自己的身上解下来。然后又用布单子兜住了他。栓上绳索,缓缓的把刘志怀从院墙上,一点儿一点儿的,放不下来。

    院墙下的宋怡楠,接住了刘志怀。

    没有身上背负的重担,薛强更是身轻如燕,又来了一个鹞子翻身,从寺庙的院墙上翻了下来。快要落地的时候,使了一个千斤坠的功夫,两只脚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宋怡楠冲着他一挥手,两个人抬着刘志怀,进入了塔林。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宋怡楠拿着手中的利剑,压在了刘志怀的脖子上。

    薛强手指运足了功夫,点开了刘志怀的穴位。

    凛冽的寒风,比不上宋怡楠手上的利剑,这寒气可以杀人。

    刘志怀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身边两个少年,一个少年手持利剑,另一个少年虎目圆睁,久经沙场的刘志怀,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在他的眼里宋怡楠变成了少年了。因为宋一楠乔装打扮,就是一个小伙子的模样。再加上这已经是凌晨,黑夜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无从判断。

    两个人对刘志怀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宋怡楠报的是薛家的三少爷。

    刘志怀本来对这件事儿,心里就有不同的意见。在禁军中干了这么多年,对官场上的事情了如指掌。所以怀着一颗恻隐之心,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两个人。

    薛强很满意,对刘志怀说,“刘将军,在下今天晚上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大人海涵。日后若有出头之日,一定报答对我一家的救命之恩。”

    刘志怀也感慨的说,“二公子,三公子。刘志怀也是一个有着报国之心之人。这些大人物勾心斗角。对我们普通老百姓真是很不公平。虽然我也是吃皇粮的,但我还有一颗拳拳之心。希望你们家度过这一次危难。如果因为我今天的行动,能够帮助你们加一点点。这也是上天的安排。”

    薛强接着说,“将军,让小将把您再送回去。时辰已经不早啦,不能够惊动别人。也希望将军讳莫如言。这件事,还是不让别人知道的好。还有一件事儿想问一问将军。你们怎么就这么准确的知道我们镇远镖局有多少镖队,回到家中呢。”

    刘志怀摇了摇头,遗憾的说,“小英雄,末将帮不上你的忙。这些事情肯定是高度的机密,只有顶层的人物才掌握情况。不过据我判断,你们家内部一定出了内奸。不然的话,我们不会这么准确的掌握你们的行踪。小将军,还是小心为妙。”

    薛强深深的对着刘志怀鞠了一躬,然后说,“将军,话不多说。谢谢您的提醒。大恩不言谢。还请将军速速的跟着我回去吧。”

    说着,两个人轻车熟路,薛强把刘志怀送回了寺庙以内。

    等薛强回了塔林,北方的启明星依然明亮。天气已经到了后半夜。

    兄妹两个人汇合以后,宋怡楠问薛强,“二哥哥,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呀?”

    薛强不慌不忙的说,“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和家里取得联系。一方面,把这里的情况向家里报告。另一方面,要提醒家里有内奸。我们两个人所能做的,就是控制好外围。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把家里人接出来。免受刀兵之苦,度过这一场劫难。现在咱们已经知道,他们要把我们的队伍,阻挡在50里地以外。我们原来约定的地点,离城里比较近。所以要迅速的调整原来的计划。与我们的人汇合。”

    “二哥哥,你打算怎么把情报送回府里?” 宋怡楠问。

    “妹妹,这就要辛苦你啦。在这里没有人不认识我薛强的,想蒙混过关,倒也是很容易的事情。最害怕的就是被内奸知道。因为现在内奸到底是谁,我们谁也不知道,防不胜防。所以只能够辛苦,妹妹到我们家里跑一趟,把这些情报向我的八叔汇报。你也可以去见你的大哥宋耀祖和你的盟兄高云峰。妹妹,你觉得怎么样?”

    “好,一切都听二哥哥的安排。” 说完话,宋怡楠又叮嘱薛强说,“二哥哥,你应该抓紧的,休息一下。这几天,你连看三场。那些都是武林的高手,修好了你很大的体力和功力。今天晚上你和我有夜探梁山寺。现在你已经是两进两出。就是铁打的人,也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所以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休息,恢复体力吧。”

    “妹妹尽管放心,哥哥我这么年轻。这点儿事儿,有算得了什么呢?” 薛强接着说,“这件事儿说来也奇怪。遇到事情的时候,一点儿疲倦都没有,而反而是很有精神。我这个人,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现在面临着这么巨大的挑战,我哪里还能够休息的了呢?事不宜迟,我们赶紧的下山去吧!”

    两个人收拾停当,正要下山,突然间有一个黑影闪进了塔林。多亏两个人是在僻静之处,不然的话,就被这个人发现了。

    薛强定睛一看。心里说,老天,睁开眼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在发愁内奸是谁,找不到人,现在他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许强按奈不住怒火,刚刚要腾飞而起,生擒活捉这个内奸。却被宋怡楠一把摁在了地上。

    当这个人影匆匆的过去以后,宋怡楠贴的旭强的耳朵说,“千万不要让对方发现。这个人是不是我们所说的内奸?我看你的反应是认识他。”

    薛强点了点头,也悄悄地对宋一楠说,“这个人,我们家镇远镖局的账房先生贾学儒贾先生。我们家一切的来往账目,都是他记的。怪不得对我们这些镖队的行踪了如指掌。原来是这个内奸给他们提供的情报。我现在喝不得食其肉,喝其血。他在我们家,二十多年了。谁知道他能够隐藏的这么深呢。”

    宋怡楠小声的说,“二哥哥,正如你所说,这次是老天爷开了眼啦。就在我们这个关键时刻,这个内奸突然的现身,不用我们想来想去,岂不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如果你不以大局为重,上去杀了他,就会惊动朝廷,惊动这些人。那可就得不偿失,坏了咱们家的大事儿了。你想一想,孰轻孰重,难道还不好做决定吗?男子汉大丈夫要胸怀大局,大智大勇?岂能有这种妇人之仁?”

    宋怡楠说的很有道理,薛强也明白这些是至理名言。俗话说,当局者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尽在此山中。所有的人都是一个道理,你说事情的时候,想事情的时候,判断一件事儿的时候。评判一件事儿的时候,你都可以侃侃而谈。因为这些事儿和你没有丝毫的关系,你可以用公正的态度,公心的情绪,正确的判断是非曲直。

    但是一旦这件事儿和你有切身的关系,或者说和你家里及十口子人生死存亡有着重大关系的事儿和人。你再想冷静的判断公平处理起来,那就要你有胸怀宽广的智慧,还有虚怀若谷的胸襟,更有大智若愚的手段。

    小将薛强听了送疑难的规劝,还是强压心中的怒火,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悄声地对宋怡楠说,“妹妹,我要三探梁山寺。”

    宋怡楠回答的却是掌钉截铁,“二哥哥,不许去。”

    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宋怡楠问,“妹妹听你的,不会打草惊蛇,但是我要知道他给他们送我什么样的情报。这样对我的处理危机有好处,这还不行吗?”

    “二哥哥,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第一,他送的情报不会很重大了。无非是家里谁来了,谁走了,和大局又有多大的关系呢?第二,你现在的心情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的平静了,一旦有风吹草动,你会管不住你自己的,那就会打草惊蛇,坏了大事儿。第三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时间已经不等人,我们应该赶紧的下身安排我们的事情,一大票的队伍,等着你指挥呢。谢家几十口人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上,这时候孰轻孰重,难道你算不清楚吗?” 宋怡楠说的薛强,心服口服。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迅速的离开了塔林,穿过了密林,找到了两个人的马匹,骑上马以后,各奔东西。

    临别之时,正是隆冬最寒冷的时辰,两个人相对呼出来的空气,成为两条浓雾。从两个人的鼻孔里呼出来以后,迅速的融合。

    宋怡楠有点儿恋恋不舍的对薛强说,“二哥哥这几天你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今天一夜你也没有闲着。先是打了两场硬仗,又两探梁山寺。就是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啊,你可千万要注意你的身体。保持好体力,后边更艰巨的感动,更大的危机还在等着你处理呢。” 宋一楠话说的很温柔,但是心里一直在心疼这位新认识的哥哥。更为他的武功高强而赞叹,为他的坚强意志而感慨。为他面对着危机和巨大的困难,临危不惧而赞叹。

    薛强经过这一夜大反转的事情,从一个养尊处优镖局的阔少爷,变成了一个在是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勇士,先是自己家里背了一身的黑锅。后来又发现有三波人先后在追杀自己。消灭了强敌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家里面临着灭顶之灾。

    虽然经过自己的一番操作,有了应对之策,但是还需要跟家里取得联系。里应外合,来度过这场劫难。薛强在不舍的分开,也需要宋怡楠帮助他解开现在这一谜团。把宋伯伯被害的消息送到八叔那里。把外面的队伍受追杀的情况汇报给家里。打一夜搜集来的关于官军对自己家里要动手的事情,以及幕后主使人汇报给家里。最重要的是把这个内奸到底是谁?汇报给自己的八叔,让他心中有数,然后防患于未然。

    宋怡楠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和薛强分开,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啦。心中再有千般不舍,万般不离,也必须要为了大局分开。千言万语说不尽,缠绵情思道不完。宋怡楠欲言又止。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两朵桃花已经飞上了她的脸颊。此时此刻,用柔肠寸断四个字来形容送疑难的情怀,最恰当不过了。

    薛强毕竟是男人。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以后,汇聚成了一句话,含情脉脉的看着宋怡楠说,“妹妹,前路危险,一定要珍重。”

    宋怡楠狠狠的点了点头,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几个更加有感情的字眼儿,“哥哥,遇事千万不要着急呀!”

    两个人再也没有说什么,骑着马,一路从密林深处出来。到了路口分开之际,宋一楠抬头又看看薛强。宋怡楠突然的觉得经过一夜的折腾,薛强消瘦了很多。怜悯之心变成了柔和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这位新认识的二哥哥。

    薛强不忍心再看到宋怡楠,轻轻的说了一声,“妹妹,一路保重。” 然后打马奔驰而去。

    望着薛强远去的背影,和他身后飞起的雪花,两地相思泪,默默的从宋一楠漂亮的眼角里落了出来。

http://www.myaya.com.cn/23_23543/10418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