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平凡 > 第十章 遇江忘尘
    这的确是一把好剑,剑身呈墨青色,表面上看不出它的锋锐。张然忍不住运起“追风”剑诀,精钢剑一阵嗡鸣,内力没有任何一丝滞塞,一道白色的剑气激射而出。这俩小子的手艺真不赖,假以时日,说不定真能成长为一代铸剑大师。

    张然的计划是:去帝国首都横山城,其间途中经由固山城,石台城。他心里早已盘算好,人群集聚最多的地方,消息来源的渠道才更广,他必须走出去,探查青荒修仙界的消息。

    进入固山城,张然内心一动,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醉香园”酒楼。来酒楼的客人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店小二忙乎得脚打屁股,还得挤出精神张罗吆喝,渴望从客人手里讨点赏。他还是要了几个菜,一壶酒,其实张然并不喝酒,他只想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

    坐定之后,叫来一个小二,然后在桌上丢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对小二说:“这位大哥,向你打听点事儿,不知是否方便。”

    小二眼热地看着银票,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

    张然咳了一声,说道:“我有两个朋友不知现在是否在学府,要是还在的话,你把他们请来,做得好了,我再加一百两银子。”张然告诉了小二的名字,眨眼功夫,小二一溜烟似得不见了。张然觉得好笑。

    一个时辰不到,小二身后跟着两个人。快六年没见,大致的样子还在。端木金玉树临风更显风流,那个欺侮过自己的少年,矮胖得不像话。

    张然直起身,朝两人拱了拱手,笑道:“还真是有缘,在此见到两位故人。”

    端木金迟疑地拱拱手,身材瘦高,一身黑衣,一头乌黑长发披在两肩,尤其一双眼睛亮如星辰。是他。

    端木金也笑道:“有缘有缘,不知张兄哪里高就啊。”

    “我嘛,学业早就荒废,游历江湖而已,端兄呢。”

    “今年八月,帝都大比,我是会去的。”一脸傲色。这性子还是老样。

    “恭祝端兄金榜高中,以后还要多多关照我家人啊,对了,我家搬到青萝集了。”

    胖子张大嘴巴,看张然的目光就像看一件稀罕物一样。

    张然随手拿起靠在桌腿的精钢剑,看似无意地放在桌上,沉重的剑身“咣”的一声,引起了食客们的注意。

    张然的用意就是敲山震虎,免得胖子因自己找家里人麻烦。瞧见胖子瑟缩抖动,张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来“醉香园”酒楼,是张然临机起意的。

    小二眉眼弯弯,有这本钱,还伺候什么人啊,还不如自己当老板来得爽快。

    石台城,数百里的路程,张然身下的赤炭马,脚力足,发力猛。半天功夫,就到了石台城不远的官道上。

    官道旁丛林密密匝匝,连只鸟儿都飞不进去。

    打修炼《破窍通脉诀》,张然的感应有数百丈远。前面不远的林子里,似有兵器的撞击声,张然勒住了马,谨慎地观察。

    毫无征兆的,一个人踉踉跄跄对着张然的位置奔来。后面两条人影撵着。

    “兄台,救命啊,有人杀我。”那人大声呼救。张然真不想惹麻烦,偏偏麻烦找上他。救还是不救,追杀的和被追杀的到底是什么人,张然不想无缘无故地牵扯进去。逃命的人距张然不过数十丈,一身白衣,长发散乱,胸前鲜红一片。张然皱着双眉,他不知道这白衣人凭什么认为自己要救他或者说自己有没有实力救他,待跑到张然跟前突然摔倒。

    追来的是两个青年,黄衣的一个拿刀,青衣的握枪,见到白衣人倒在张然面前,脸色不善地喝到:“哪来的野小子,滚一边去。”张然默默地退到官道一边,他不想插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的性子本就如此,只要不过分招惹他。

    黄衣青年见张然退开,以为他害怕了,又见张然手中的长剑不错,威胁道:“留下包裹长剑,你可以滚了。”张然一听,事情难以善了,嘿嘿一声。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举起刀枪扑向张然,刀枪之气嗤嗤有声。张然出道以来首次碰到了穴开脉通的高手。对于这个层次的拼斗,他并无必胜把握,何况还是两个。

    “追风”,张然爆喝,再无保留,一尺多长的剑气以狂风骤雨之势,向那两道气流吞去。“当”,“当”两声巨响,震开了一刀一枪,张然不退反进,精钢剑一撩一刺,凌厉的剑气划破了对方的衣袖。两人相顾骇然,他们从未遇过如此年轻内力如此浩大浑厚的人,刀枪差点脱手。

    看来得先解决一个,张然暗自焦虑。两个青年也打起了配合,黄衣青年刀攻张然上盘,青衣青年的长枪横扫张然双腿,见张然左支右拙,顿感轻松不少。“惊风”,张然灵光一现,丹田内气如决堤的洪流,经脉胀痛难忍。精钢剑光芒大放,倏地震散刀影,趁着长枪余势未退,张然一剑削向青衣脖子,三尺长的剑气无声地切开了他的咽喉。黄衣青年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头栽倒的青衣,心神失守,返身欲逃。张然冷哼,逃得掉么,杀一个是杀,他可不想留下隐患。张然再次运起“惊风”剑诀,暴戾的剑气视大刀为无物,刺入了黄衣青年的胸膛,血花绽放,黄衣青年死不瞑目地摔倒地上。

    张然累极了,丹田内力所剩无几,经脉泛起针刺般的疼痛。张然咬牙运转《破穴通窍诀》,恢复内力,疗养经脉。“惊风”剑诀太过霸道,消耗的内力无与伦比,这样的剑诀他至多发出三招便内力尽失。也幸好临阵悟通,不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精钢剑身的裂痕,触目惊心。

    白衣青年感激敬佩地看着张然,见张然运功完毕,立即躬身谢道:“江忘尘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没想到少侠也是修行中人,敢问少侠大名。”

    张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像个无赖缠住我,我怎么会触这个霉头。

    江忘尘瞥了一眼张然受伤的精钢剑,感到了张然的不满。

    连忙拱手道:“少侠的损失忘尘必定赔偿,只是救命之德,忘尘难报万一。”

    修行?张然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两个字。

    “江兄也是修行中人?”

    “惭愧,江某资质一般,只开通一窍一脉。适才见少侠剑气凛凛,双目神光湛然,故此知晓。”

    张然没敢报上真名,只冒了个假名张成。

    “请教江兄,说到修行,在下实在不怎么清楚,这横山帝国境内,是不是有很多像江兄这样的修行中人呢?”张然就像久溺之人,急欲抓住那根救命的绳索。

    江忘尘见张然激动之色,料想他不会是说谎,于是沉吟片刻,竭尽所能地替张然解答。

    原来这方世俗界,不止一个横山帝国,而是五大帝国,即大罗帝国、出云帝国、李氏王朝、南怀帝国。每个帝国皇室的背后,就是一个武林世家。整个大陆,本质上即是五大武林世家说了算。横山的江家,大罗的罗家,出云的云家,李朝的李家,南怀的南宫家。这些家族都有不世出的高手坐镇,家族的嫡系子弟,大多开窍通脉,人才辈出。江忘尘,就是横山帝国的江家嫡脉。

    江忘尘言罢,见张然听得如痴如醉,双目异彩纷呈。果然,这张成机缘凑巧走上修行,是个散修。内力深厚,年纪轻轻,江忘尘生起了为家族招揽的心思。

    见江忘尘不再言语,张然也不好急于追问,只是道:“江兄何故遭人追杀?那两人也是世家子弟吗?”

    白衣染血的江忘尘很是气愤:“江某游历石台城,恰好遇见一个有灵根的小孩,本欲带往家族,那两人便欲抢夺,刚才之事,张少侠也看见了。”一般而言,家族为了壮大,在外云游的弟子,凡是碰到灵根稍好之人,就带**中培养,看张然好奇,江忘尘顺带简介。

    “没错,一个是云家的云浩,另一个是罗家的罗涛。”

    张然不由苦涩,无意之中得罪了两大世家,一旦消息走漏,搞不好会引来两大世家的追杀,自己也就罢了。张然不敢往下想,神色变幻不定。

    江忘尘何等聪慧,一下猜到张然的心意,忙道:“张少侠尽管放心,江某绝非背信卖友之人。”

    张然不置可否。

    江忘尘灵机一动,像张然这般实力出众的可不多,问道:“不知少侠可有好的去处?”

    “嗯?”张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不知少侠可否加入江家,当然,也可作江家客卿,说不得有一桩大机缘……”江忘尘笑而不语,等张然作出决定。

    “机缘么。”张然来了兴趣。加入江家是不可能的,他不愿受此羁绊,要是作个客卿,也不是不能。既然决定下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江忘尘大喜,自己为家族得来一大助力,有些事情就好办多了。

    张然又道,往后不必叫我什么少侠,大家兄弟相称便是。江忘尘更加满意,实力强,为人又谦逊低调,他认定张然是个可交之人。

    清理好现场,二人在石台城未作过多停留,找到那个小孩后,他们便直奔横山城。

http://www.myaya.com.cn/4_4083/21046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