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巫局 > 第4章 老人死后家中闹鬼,只因屋里有这种东西(五)
    我大叫不对啊,明明应该在我家楼下才对,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李坎也不给我兜圈子,他说我刚才被鬼上身了,压根儿就没有离开十字路口,那鬼怨气很重,想要了我的命以消解它的怨气。

    我说不能吧,我和那老头无冤无仇,他害我做什么?

    李坎摇摇头,说他搞错了,那白纸棍儿里困住的根本不是老头的魂,而是一个怨鬼。

    按他的分析,这事儿的开头,就是老头找人做了个“慈针”局,好让两个儿子多回家来陪陪他。但是他这个局的局眼,也就是那个“慈针”大有毛病。

    磁铁倒还好,问题出在针上。这根针不是一般的针,是用来扎女婴的针。这是一种非常恶毒的巫术,在女婴出生后,慢慢往她身体里面插针,随着日子的增长,越插越多,有时候多达十来根。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用针扎来恐吓投胎到自己家里的女魂,让它们知道这家人不欢迎女婴,如果这些女魂被吓走了,来投胎的自然就是男魂,下一胎便可以生男孩了。

    这些针不插致命的地方,小孩被扎之后,不会危及生命,从外表也看不出来。但是被扎的孩子异常痛苦,因为不会说话,想讲又讲不出来,这股怨气憋在体内,就会被针吸走。

    所以这种针又叫怨针,有的人专门下乡去高价收这些怨针,据说可以拿去做一些邪门巫术。

    不知道是帮老头做局的人有意为之,还是那人压根儿也是个三脚猫,本来拿一根普通绣花针就行,他偏偏用了一口怨针。

    这玩意配上能引魂的磁石,做成的局其实就不是“慈针”局了,老头用它非但没招来儿子,反倒招来了一个怨鬼。

    所以,老头心脏病猝死,恐怕就是被招来的秽物害的,后面来的房客都会发噩梦,估计也是着了秽物的道儿。

    可能老头爱子心切,心里记挂着两个儿子,怕自己走了之后,他们来到房子里又中招,所以每夜跑回房子来,提醒里面的人赶快离开。

    老头的魂也没什么大能耐,又怕屋里的秽物,只能隔着门敲敲,让里面的人惊醒。偏偏就是这一惊醒,算是救了那些人的命,这怨鬼恐怕是拉替身或者索命的,如果被它得逞,就会像我刚才那样,稀里糊涂的就走到街上被车撞死了。

    经李坎这么一说,我也豁然开朗,合着是我们弄错了,一直把老头的魂当做假想敌,一门心思就是想处理它的事情,没想到这屋子里有个更狠的家伙等着,要不是他来得及时,我就交待在这十字路口了。

    李坎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他打车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老头不算是枉死,按说没什么怨气,怎么能差点把纸缚都挣破了呢。

    这纸缚用的纸可不是一般文具店里常卖的那种红纸,而是专门用辰州砂染成的。辰砂是阳气极重的东西,平时写符用上一点就很有效果,整张纸通张染色,成本很高,效果当然很霸道。

    他想到这里,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搞错了,门口那个很轻松用镜子就能赶走的脏东西才是老头,屋里的那个,八成是个厉害角色。

    李坎想起我的中指被他扎破了,好像还接触了白纸棍儿,担心我有什么不测,赶快给我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我在电话里,说刚才接到过他打的电话,而且我现在还已经从家里出来了。

    李坎立马就知道大事不好,我可能被鬼上身了。他没有在电话里惊动我,而是让司机立马拐去我家。

    在我家楼下没见到我的人影,他就猜到我可能当时就被鬼迷了,压根就没有离开那个放鬼的十字路口。

    果然,他坐的出租车刚到地方,就看见我在路边跃跃欲试,正准备冲去撞一辆泥头大卡车。他赶紧冲过去,一脚把我踢飞到一旁,算是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我听了他的话,脸色刷白,赶紧问他现在那个怨鬼的去处,是不是还在我身上。

    李坎让我放心,说他已经替我把那个怨鬼驱走了,就是刚才泼我的那桶水起的作用。

    我问他泼的什么东西。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我,情急之下找不到什么趁手的东西,他只好从路边大排档拎了一桶刷碗水,又往里面来了一泡童子……

    我赶紧摆手让他别说了,我知道是什么恶心东西了,我今晚受够那种东西了,再听到那个字我怕我会当街吐出来。

    这时正好有出租车经过,李坎赶紧拦下来,说陪我一起回家他才放心。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床,正在刷牙李坎的电话打过来了,说他也才起来,要来看看我怎么样了,顺便请我吃顿早餐。

    我俩找了家看起来还算卫生的早餐摊坐定,他给我们一人要了一碗热干面,外加一杯豆浆。掏钱时,他想了想,又让老板上了一屉小笼包,说是我入行第一战,昨天没庆祝成,今天权当祝贺了。

    我说,表哥你也太特么抠了,昨夜里我死里逃生,多吃一笼包子就算庆祝了?

    李坎说哪能呢,还有惊喜在后面。说着他扔给我一千块钱现金,告诉我早上那哥俩儿把事先说好的一万块钱酬劳微信转账给他了。

    说好的我俩三七分账,不过考虑到我欠他的钱,所以只取了一千块钱给我,剩下的两千他扣下算是分期还债了。

    我算是给他跪了。

    李坎毫不理会我的反应,边往嘴里塞包子边跟我说,他交待那俩不孝子务必要在房子里上足贡品烧足纸钱,直到老头七七之前,都要这么做。

    而且以后每逢清明节、七月半、十月一等等日子,都要记得给老头烧纸。

    他叹口气,眼里有点忧伤,说这个老头真可怜,俩孩子对他那样,他到死惦记的还是他们。咱们能力有限,这也是唯一能给老头做的事情啦。

    我也没有理会他的多愁善感,对于这次的收入,我很是郁闷。

    因为我除了欠他二十万,其他还零零星星的借了别人差不多三十万块的样子,才凑足了一个火锅店的全部投资,这还不包括那些用来当流动资金的我爸妈压箱底的老本。

    如果照这样下去,我何时才能逃脱负资产的苦海啊。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的催促李坎,赶紧想办法接个大活儿,多挣点钱我好还债。

    但破局这一行,有点靠天吃饭的意思,并不是你努力就能找到活儿干的,用李坎的话说,就是得靠祖师爷赏饭。

    接下来几天,我和李坎虽然接到了两个工地,可真去现场看,发现其中一个是因为家里人误会,另一个则是小朋友闹着玩儿,都和巫局没有关系。

    要搁有些没良心的人手里,肯定会瞎蒙乱骗一通,唬弄几个钱儿再说。李坎却老老实实跟人家讲明原由,分文不取就走了。

    我俩白晃荡了一个星期,一分钱没赚到,还赔了不少汽油钱。

    这天,我正在家门口的吃小笼包子,吃到一半,听到旁边有人狂按喇叭,抬头一看是李坎开着他那辆破伊兰特来了。

    他喊我快点上车,说有生意了。

    我扔下筷子就往车上走,他伸头望望桌子上那半笼包子,叫我别浪费,如果不吃的话就给他打个包,他没吃早饭,可以带着路上吃。

    我真是服了他,自己掏钱又给他买了杯豆浆,让他滚到副驾驶座上好好吃个够。

http://www.myaya.com.cn/4_4099/2110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