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巫局 > 第11章 清理垃圾月入上万,却接二连三死于非命(七)
    我们顺着罗经理的手指看过去,果然,贾江的眼睛又眨了几下。

    我去,这什么情况?

    李坎瞧都没瞧,低着头说,那是活死人。

    他今天显得特别疲惫,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说人体也是一个小世界,也有自己的阴阳平衡。

    平时人们被不正确的说法给误导,以为人体都是纯阳之气,人死了就是阳气耗尽。

    其实人死之前,最先耗尽的是体内的阴气,当阴气散尽,阳气没有了阴气的制衡,就一下子升腾起来,整个人就显得精神奕奕,红光满面,很多重病号好像身体机能一下子就变好了,能吃能说甚至能下床。

    但是,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这股阳气因为没有阴气的平衡,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等到散尽,油尽灯枯,人就立刻归西了,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回光返照。

    他这番说法我表示听明白了,意思就是说贾江之所以眨眼睛,是回光返照的原因。

    李坎摇摇头,说也不全对,正常的回光返照维持不了多久,阳气就会散尽,人的状况很快就急转直下。

    但像贾江这样的,阳气还没散尽的时候,身处的这个收集池本身是纳阴之地,外来阴气太盛,会稍稍撑住贾江仅存的那点阳气,所以就成为了活死人。

    我当兵之前很喜欢看林正英的僵尸片,听李坎这么说,我脑子里即时灵光一现,难不成这个池子就是养尸地?

    李坎点点头,说原理大概差不多,所以要赶紧把池子里的尸体处理了,不要耽搁,连夜送火葬场,否则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

    罗经理听了,红着眼圈招呼人过来,细细地交待他们处理善后。

    李坎从挎包里摸出一把线香,用火机点燃,双手齐眉拜了三拜,然后蹲下来把燃烧的香放在池子边上。

    然后他站起身来,问我几点了,我看了看手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不过临晨两点左右。

    李坎说,行吧,去睡觉吧。

    罗经理把我们安排在电站招待室,这里硬件一般化,但卫生条件还可以,我俩凑合着睡一个标准间。

    第二天,李坎打电话让罗经理带我们去柳林村,另外特意交待去的时候多喊点人。

    罗经理办事效率挺高,很快召集了几十号工人,都统一穿上蓝色的工装。

    他调了一辆中巴过来,加上三辆小轿车,我们也开出一个小车队,浩浩荡荡就开到了人家村子里。

    村长出面接待的我们,这家伙摆出一张臭脸,连座都不给我们让一个。

    李坎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点破这个巫局是他在背后动手脚,要他给个说法。

    村长不但蛮横,而且是个老江湖老油条,对李坎的说法,他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

    李坎微微一笑,凑到他耳朵旁悄悄嘀咕了几句话。

    那个村长的脸色顿时变得刷白。

    他的态度立马转变,又是给我们让烟,又是让人过来给我们泡茶。

    末了,他不但承诺立即将一切恢复原样,而且还会赔偿几个工人的丧葬费和安家费。

    李坎回过头来,跟罗经理说,你们排放的不但有废弃,还有废水废渣,虽然都处理了,但是对周边村民生活毕竟造成不便。不行你们就把废渣运输包给村里吧,也算补贴补贴村民。

    他见罗经理有点犹豫,又附耳讲了几句。听完他的话,罗经理点头应允。

    中午村长非拉着我们不让走,就在村委会门口的空场院摆了几大桌,招待大家吃了顿饭。

    临走的时候,村长一直把我们送到车前,我看他乘大家都不注意,偷偷塞给李坎一个小纸条。

    下午回到电站,我们告别罗经理,开上自己伊兰特往回走。

    路上,看见已经有钩机在挖那些土路。

    我边开车边问李坎,说这样就算完了?

    李坎反问我想干什么。

    我想不明白,这可是几条人命啊,难道就让那些做局的逍遥法外?我看电影里演的,法师如果遇上这种情况,都会在巫局上动个手脚,反过去害死做局的人,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李坎说,那都是编剧们瞎编的,这个世界上,恶人无恶报的事情多了。

    他告诉我,为啥有人要做巫局,就是在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巫术做法不能作为合法证据,大众也不会相信巫术,所以做局的人利用巫术既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可以逃脱法律制裁。

    他说咱们只能破破局,至于去找那些做局的人,咱没那个义务更没那个能力,这样的人往往不是单枪匹马,里面的水深着呢,他们可不是善男信女。

    他见我脸色不好,又安慰我,说咱们也不是完全袖手旁观无所作为,今天谈判下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问他对村长和罗经理都咬耳朵说了啥,怎么这么灵验。

    他一笑,说那不是明摆着的嘛,恶人要有恶人磨,那个村长请人做这个缺德的巫局,自然是很信这套,他就侧面点了点村长祖坟的所在,让村长知道他也是行内人,并且随时有能力对他家的风水格局下手。

    至于罗经理,他是个管理者、商人,跟他就要谈利益,李坎跟他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以后还是尽量跟周边村子搞好关系,让一部分甜头给他们,大家都是来求财的不是来求气的。

    无论怎么说,现在双方达成一致,村长主动把这个巫局给破坏掉,罗经理给他们这些地头蛇一些好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可怜就可怜那几个工人,希望他们下辈子托个好人家,别再这么辛苦啦。

    谈到这里,我俩的心情都有点沉重,半天没再说话,就是开车一直往城里走。

    车子先到我家,我下车后,李坎从副驾驶过来接替我驾驶。

    他关上车门的一刹那,我突然拉住门,问他,那个村长给你塞了的什么东西?

    这句话我憋了一路,现在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坎愣了一下,想了几秒,从兜里掏出那张纸条塞给我,让我自己看。

    我看了以后有点失望,原来纸条是一个银行账号,户名是秦国岁。

    李坎说这个账号的主人就是帮村长做巫局的,但是除了这个,其他什么线索都没有,他是自己打电话找上门来的,电话号码也通过技术手段屏蔽了,来电显示根本看不到。

    村长也没见过他,都是按照电话里的指示来做的,双方约好等电站搬走后,往这个账号里打二十万块钱。

    我有点激动,提醒李坎可以顺着这个账号去查。

    李坎无奈地说,账号又不是谁想查就能查,我们是平头老百姓,又不是公安局税务局,银行才不会鸟我们呢。

    我垂下头,想了一下,觉得他说的是没错的。

    别看李坎在巫法上很有些本事,能搞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在社会上处理日常事务,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无业游民罢了。

    李坎看我不爽,安慰我说算了,反正我们的钱挣到手了,罗经理承诺这次给十万块钱辛苦费,比我们的要价整整多了一倍。

    估计一是出于感谢,二是想多给点堵住我们的嘴巴,毕竟这么多人横死,说出去终究不是个好事情。

    我却一点都没有挣到大钱的喜悦,反而跟吃了败仗一样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接下来的日子,我俩闲了下来。

    倒不是没有生意做,而是李坎不愿意出门,因为俄罗斯世界杯开幕了,他是个资深球迷兼骨灰赌球玩家,成天熬夜看球,白天研究盘口,根本没有下工地的动力。

    我也很喜欢足球,这段时间我就搬到李坎家去住,跟他一起看比赛。

    不过,我不敢赌球,只是帮李坎参谋参谋意见,却总是输多赢少。

    我以为我们要一直逍遥到世界杯结束才会上工,谁知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却打乱了我们的节奏。

http://www.myaya.com.cn/4_4099/2110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