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巫局 > 第16章 赌球赢了上百万,却依然每天开夜班公交(五)
    张冬生家一直以来确实负担挺重的,他爱人没工作,孩子正在上中学,都靠张冬生一个人撑着。

    家里这个情况也就算了,偏偏张冬生这人还不太脚踏实地,平时喜好跟人打个麻将买个彩票什么的,总是幻想通过赌博或者中奖来改变一下命运。

    原来线路承包的时候,张冬生给私人老板打工,他车技好,抢站点快,能给老板多拉客多挣钱,所以固定工资之外,时不时的还有点额外的奖金,这点奖金没有什么具体数目,他就偷偷瞒下来留着自己打牌用。

    现在收归国有之后,工资都打到卡上,张冬生的工资卡又被他爱人拿着,所以手头儿远没有以前活络。

    这回赶到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他觉得大赚一把的机会到了,就跟着彩友加到一个微信群里赌球,没有本钱,还找小贷公司借了钱。

    张冬生的爱人讲到这,有些哽咽,说她知道张冬生平时喜欢赌点小钱,也知道他有私房钱,但她都睁只眼闭只眼,觉得只要不动工资就可以,男人有点小爱好什么的,情有可原,但却没有想到他这次居然借了高息款来赌球。

    张冬生开始赢了一点,但阿根廷对冰岛那场球一下子把钱全输了,欠的钱还不上,这种小贷公司他们可有一百种办法折磨你,让你不得安生,直到按数还钱为止,直到这时候,张冬生的爱人才知道他的事情。

    张冬生被逼得没办法,但凭他一个月那点工资,还要养家糊口,况且这个窟窿还是利滚利,越还不上后面就更还不上。正当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不知道谁跟他说了个办法,让他去搏一把,用接阴魂的法子转转运。

    讲到这,张冬生的爱人又被自己的哽咽打断,看样子触及到令她伤心的地方,有点说不下去了。

    李坎点了一下头,说这情况跟他猜想的大致一样,所谓接阴魂,就是接引鬼魂去投胎转世。

    相传,孕妇临盆前的某个日子,就是鬼魂投胎转世的时候。大部分鬼魂的投胎是很顺利的,但总是有些游魂找不到投胎地方,所以一些懂巫术的人,就想办法做出一种局,可以让活人帮忙接引这些鬼魂,帮它们成功投胎。

    而鬼魂得到帮助,自然不能亏待人,这个接阴魂的人会财运大开。

    这个巫局由来已久,古代就有人干这个,具体的方法李坎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找来孕妇产后的胎盘,把它晾晒干了之后磨成粉,混入做香的原料里面,制成接魂香。

    接魂的人需要事先打听好附近谁家的媳妇要生产了,算好日子,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一个用过空火盆,找一块没人的野地里把接魂香点起来。

    这个火盆就是给死人守灵时烧纸的那种瓦盆,传说这是刚死的鬼魂要带上路当锅用的东西,阴气很大,可以压制住活人的阳气,以免鬼魂不来。

    这种香点燃之后,会发出特殊的气味,这种气味活人闻不出来,游魂则对它十分敏感。

    接阴魂的人用嘴叼着香,双手端着火盆原地转圈,直到感觉有人双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这就说明接到阴魂了,然后就往生孩子的那家走。

    整个接阴魂的过程中,不能睁开眼睛,具体原因搞不清楚,有一说是怕对鬼魂不敬怕激怒它,还有一说是怕看见鬼魂恐怖的样子被吓死。

    不管怎么说,就是需要接阴魂的人要牢牢记住产妇家在什么地方,怎么走,要提前反复熟悉这条路,保住自己在黑夜里闭着眼睛也能顺利走到。

    等到了产妇家门口,就把香掐灭,直到感觉到肩膀一松,就说明鬼魂去投胎了,这件事情就算成了。

    成事儿之后,火盆里就会多出一张冥币来,拿好这张冥币,就会有财运过来。

    李坎说,这种方法跟养小鬼开运差不多,属于旁门左道,因为那个时辰那个方位生产的小孩,本身就不该这个游魂去投胎,但你接引它去占了先机,其实就是抢了别的鬼魂的位置,是比较伤阴德的。

    所以,古往今来,不是逼得没办法了,很少有人干这种事情。

    我听完李坎的讲解,长了不少见识,忍不住说,怪不得幽灵公交的线路都是医院,原来生孩子的都在那里面。不过想想也挺不靠谱,那个张冬生居然闭着眼睛开公交,真他娘的草菅人命。

    李坎叹口气,说只听说一次接引一个阴魂的,像张冬生这样开公交车成批接阴魂,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做这个局的时候本身就需要抑阳扬阴,再加上车上这么多鬼魂聚集,阴气一定很重,这么搞的话折寿恐怕是难免的。

    张冬生的爱人眼圈都红了,她说她当时就不赞成张冬生干这个事情,觉得这个事情太邪门儿,但张冬生把情况一五一十的都跟她坦白了,说自己实在是走投无路只有拼一拼。

    末了,这个女人颤抖着声音祈求李坎想办法救救她丈夫,钱没了可以慢慢挣,但人没了可就真的没了。

    从她的反应来看,可以瞧出他们夫妻感情还是挺好的,我不禁也有点感动,赶紧劝她让她放宽心,骆心也说我们来就是要解决这个事情的,我又把李坎的本事给吹嘘一番,好让她放心。

    我俩一唱一和在这边说得热闹,李坎则一言不发地坐着,我用脚踢踢他,暗示让他配合我们一起给人家做做思想工作,可他却拧着眉头,盯着手机,死活不吭声。

    他这个样子,整的我们仨心里都没底了,我凑他耳朵旁边悄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把手机给我看,说这是刚收到的,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他手机上打开的是他们赌球的那个微信群,群里有人在传,说张赌神前几天押英格兰对克罗地亚那场输惨了,据说开赛以来的所有战果都一风吹,不但如此好像还倒欠了庄家一大笔加注的钱。

    我也开始觉得费解起来,张冬生不是接阴魂开了财路吗?怎么还会输钱?难道这个所谓的张赌神并不是张冬生?真正的张冬生到哪去了呢?

    不过尽管有一肚子疑问,但当着张冬生爱人的面儿不宜说这么多。李坎也意识到这一点,赶紧缓和了一下表情,让张冬生爱人放心,我们回去合计合计,想想办法,她老公应该没什么大事情。

    大概是刚才李坎对接阴魂这件事的解释显得比较专业,张冬生爱人明显对他的话信任更多一些,听他这么表态,对方的神色缓和了很多,还表示让我们晚上不要走,她请我们去楼下的餐馆吃顿便饭。

    我们哪里好意思吃她的饭,赶紧起身告辞,她看我们实在不愿意,也就算了,表示事情解决之后一定好好答谢大家。

    从张冬生家里出来,骆心表示她请我们吃饭,于是我们仨便开车去找了家火锅店,这段时间吃饭都是瞎凑合,好久没有正式吃顿大餐了,骆心点了好多盘肉,给我俩撑得动弹不了。

    吃完饭,骆心又带我俩去足浴城洗脚,一整套做下来,感觉骨头都酥了,这些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按脚小姐撤走以后,我和李坎各自躺在沙发上抽烟,我忍不住把心里面的疑问说给他听。

    李坎说,他也觉得很奇怪,虽然靠这个接阴魂开运确实不是长久之计,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走背字儿,况且张冬生接的阴魂还不是一个两个,运势应该是很强的。

    不但如此,最难解释的就是张冬生怎么好几天都不上班了,按说他要是想继续接阴魂的话,必须得当夜班,才有机会把末班车开出去。

    总之这件事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更不知道目前的情况意味着什么,要想知道真相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到幽灵车上去一趟。

    按说这种事情我也干过两回了,但是想想还是有点想打退堂鼓,毕竟满满一车阴魂,想着就膈应。

    李坎安慰我说没事儿,让我考虑考虑再说,反正这事儿也不着急,即便是上车,也得专门找个时间多准备些东西。

    我点点头,突然想起来一个事儿,问李坎刚才他在张冬生家弄的冥币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坎捂着嘴笑,说那是他的疑兵之计,他早算着这有可能就是接阴魂的局,但就怕张冬生家里人不肯说实话,就在小店里临时买了点这东西备着。

    没想到还真用上了,其实张冬生根本不可能把这些冥币随便乱放,但是张冬生的爱人做贼心虚,一见到冥币就先入为主的以为是张冬生放的,谁会怀疑几个陌生人会带一堆冥币来家访呢。

    骆心听了李坎的解释,突然大声笑起来,她半天没说话,我以为她睡着了,谁知道猛一发声把我俩都吓了一大跳。

    骆心说他太滑了,不粘毛就比猴儿精,李坎说他如果精明,就不会被我骗走二十万了,我说去求吧,我现在欠债肉偿,还是表哥占便宜。

    我们就这么没皮没脸地胡乱聊了一通,骆心又问问我开火锅店是怎么陪的钱,说着说着,三个人还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醒过来是被洗脚城的值班经理喊醒的,他说有新客人来,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行个方便。我们一看表,居然已经十一点多了,赶紧起来给人家腾位置。

    出了门儿上车,我一屁股坐在驾驶座上,有意让他俩到后座上去多接触接触,我问骆心家住在哪,准备先把她送回去,谁知道李坎指着车窗外叫唤起来。

    他说,快瞧!幽灵车!

http://www.myaya.com.cn/4_4099/2110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