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巫局 > 第25章 刚从车祸中死里逃生,又遭厉鬼回魂索命(七)
    我正想着,忽然感觉李坎在我背后动了一下。

    我以为他又要在我背后写什么,但他很快又没有动静。

    就过了一小会儿,我听到头顶上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很快就有热量从上面传来。

    这感觉真是舒服,好像在雪地行路久了的人,突然遇上一堆篝火。

    有这层温暖罩着,我胆子也大了些,虽然还是不敢动不敢睁眼,但心里没有刚才怕了。

    又过了一会儿,李坎从身后推推我,居然开口说话了,他说没事儿了,我俩可以出去了。

    我心里一松,很是佩服李坎,真是峰回路转啊,不知道他干了什么,怎么这么凶险的局面,瞬间就给化解了呢。

    等我把病房的灯打开,这才发现床上的纸人被烧了,连带床单被罩,烧成一团黑灰,因为医院的病床都是防火材料制成,所以有床板挡着,我们在下面并不受影响。

    我问李坎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他简单说了一下,大意是刚才情急之下,只能将计就计,顺着借阴寿的局往下走,反正这个局本身就是骗阴兵的。

    他手里那根细绳连着引路烛,当时放置的时候就瞧好了角度,只要轻轻一拉,蜡烛就会掉到纸人上面,把纸人引燃。

    纸人一烧掉,纸人嘴里封在避孕套里的那股生气也就散掉了,在阴兵眼里,这个人就算正式销账了。

    但这种情况不能持久,阴兵七天之内一定还会回来,到时候薛恒必死无疑。

    不但会死,而且去了那边还会受罪。

    可是刚才的情势太凶险了,李坎顾不了想这么多,首先得保证了我俩的安全,只有我俩安全了,事情才有转圜的余地,如果我俩挂了,那薛恒还是难逃一死。

    不过,李坎说了半天也没说清这阴兵是怎么一回事,说好的殷娜回魂,怎么会冒出阴兵来呢?

    李坎阴郁着脸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让我先跟他一起把这里收拾干净,等回去之后再找找原因。

    我一边打扫一边问他,刚才塞我嘴里的到底是什么,不是说有危险就喷出来吗,怎么最后又不让我喷了?不让喷也就算了,被他一整还给咽下去了,这都弄得是啥事情。

    李坎撇撇嘴,说我别问还好些,免得以后用起来心里有阴影。

    这玩意儿恶心是恶心了点儿,但关键时刻真的能救命。刚才只是情况特殊,阴兵肯定不能喷他,别说喷,就是吐一点儿在外面都不行,因为这玩意儿的阳气蛮霸道的,很容易就会冒犯阴兵。

    我说,我操这东西这么臭,不跟我讲清楚以后我再也不用了,怕个球啊,都被他的童子尿淋过了,还能有更恶心的嘛。

    李坎踌躇了一下,颇不好意思地说,这个也是童子尿。

    我忍不住又要开始干呕,但仔细一想,说李坎你是逗我吧,童子尿哪有固体的。

    李坎说这是尿碱,像卫生间小便池如果长年不打扫,就会结出黄黄的污垢,那层东西的主要含量就是尿碱,这是小便日积月累形成的。

    我赶紧打断他,让他别说了,我真的有心理阴影了,而且面积还不小。

    李坎瞧我这样子,赶紧又安慰我,说他的尿碱可不是从厕所里刮的,而是他用特别的方法提纯的,含在嘴里会很快被口水化掉,喷出去跟新鲜的童子尿效果差不多,简直是居家旅游打鬼辟邪的必备良药。

    我彻底说不出话来,他如果不是我表哥我就当场弄死他,这种把别人的嘴当夜壶的法子亏得他想得出来。

    我心里打定主意,我不管,下回就是被那些污秽整死,我也不要用他这个什么“童子尿含片”。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俩早出晚归,只要是和殷娜有一点点关系的地方都被我们探访了一遍,然而却毫无收获。

    原本想着七天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也足够调查一番,没想到七天过去了六天,这事儿却丝毫没有头绪。

    这天早上,我俩正在小区门口的早餐摊点喝馄饨,李坎的手机响起来。

    听李坎接电话的口气,好像是又来了新生意,但李坎挺干脆的给拒绝了。不过那边并没有挂电话,又说了几句什么,李坎的神色就不对了,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口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李坎说市交警一大队的朋友给了一单生意,让我现在就跟他一起下工地。

    我说李坎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今儿就是最后一天了,咱们毛线线索都没,你怎么又去揽个别的活儿。

    李坎说他本来也是拒绝的,但这个朋友讲个了情况,他立马有了兴趣。

    讲到这,他突然不说了,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专等我追问他。

    我说好啦好啦,别球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他一笑,告诉我,交警队扣的一辆大货车出了麻烦,这车一星期前刚出过车祸,在十字路口拦腰撞上一辆城际大巴……

    这下轮到我瞪大眼睛了,我说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李坎说就这么巧,撞上薛恒的那个大货车上出了污秽,没准儿是个大线索。

    那还等啥,我赶紧拉着李坎,开上车就往新工地奔去。

    出问题的是交警队的停车场,那些违反规定待处理的车以及因各种原因被查扣的车都停在这里。

    看车场的老爷子文化不高,表达能力不好,说话绕来绕去的,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让他讲了半天。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有天夜里,老爷子巡更的时候借着月光看见一个穿西装的人在这辆货车的驾驶室里跳。

    开始他以为是从哪冒出来的醉鬼,就上去喊了一声,谁知手电光照过去,驾驶室里空空如也。

    这下把老爷子吓得不轻,以后的日子里,他隔三差五的就能看见这个东西,但无一例外,每次拿灯一照,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爷子把这事儿跟交警队主管这块的领导说了,这个领导正好是李坎的那个朋友,他们之所以认识,就是因为李坎曾替他摆平过一次类似事件。

    李坎听了也觉得很奇怪,按说事故车里出过人命,偶尔有点污秽也很正常,行里人会仿照凶宅的叫法,管这种不干净的车叫凶车。

    不过凶车上出现的污秽,基本都是车上的驾驶员或者成员的鬼魂,由于不知道或者不相信自己死了,或者其他原因逗留在车上不肯走。

    这个卡车的司机虽然是死于车祸,但是这污秽应该跟卡车司机无关,谁见过穿着西装开大货车的司机?

    据他估计,这污秽应该另有来头,说不定是卡车里有什么东西,或是吸引或者困住了这个污秽。

    我问李坎要不要照例夜里来一趟,他说不用,现在就可以去看看,汽车里面空间有限,东西也就那么多,如果做什么手脚很容易看出来。

    于是,我们跟着看门的老爷子来到那辆卡车前,这时正是烈日当空,就走这么短短一截路,我们三个就已经汗如雨下了。

    车头已经严重变形了,驾驶室让挤压掉一半空间,司机这一侧的车门在救援的时候已经被强行破拆掉,看样子当时尸体就是从这个地方拉出来的,四周到处粘着乌黑的血迹印子。

    李坎给自己套上橡皮手套,攀上车头,撅着屁股从这个空隙钻进去,双膝跪在车座子上开始仔细检查驾驶室。

    他干活儿的时候,我也插不上手,只好和老爷子找了个阴凉地一边抽烟一边蹲着吹牛。

    据老爷子说,他在车场看了快二十年的门,这类稀奇古怪的事情也见过一些,但只要赶紧烧点纸,求拜求拜,也就没了,这次的东西倒是凶得很,又烧纸又烧香,愣是不给面子。

    我一边听老爷子说话,一边心里琢磨,我倒是更在意这卡车上的污秽会不会跟薛恒的事情有关联,但是想来想去想得脑壳儿疼,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候听到李坎喊我,我赶紧丢下老爷子跑到卡车那,只见他正满脸大汗的从车里爬下来,手里拿着个红色的好像中国结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司机常挂在后视镜上的挂饰之类的。

    我问他有什么发现没,他也是不确定,只是让我现在跑一趟,一是去医院找薛恒的家人拿一件他贴身穿的衣服,二是到超市买一个吃饭的小碗,另外再称一斤米过来。

    这要求倒是真奇怪,又不是居家过日子,又是拿衣服又是买米的。

    李坎说你少废话,赶紧去办。

    我没办法,心说这大热天叫我这么跑,我倒要看看他弄个什么花出来。

http://www.myaya.com.cn/4_4099/2110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