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巫局 > 第27章 刚从车祸中死里逃生,又遭厉鬼回魂索命(九)
    说实话,李坎这人啥都好,就是这凡事说一半儿不说一半儿的臭毛病让人难以忍受。每次他都把我的胃口吊得足足的,然后安排我干这干那,由于我特别着急知道答案,所以总是慌得跟三孙子似的跑前跑后。

    这次果然又是这个套路,对后面的推理他闭口不谈,只是让我准备准备,晚上跟他一起去医院,还说能不能救薛恒就看今夜这一锤子买卖了。

    他给我开了个单子,让我自己打车去超市按着采购。我问他干什么,他说分头准备。

    按着他的要求,我称了几斤土鸡蛋,又买了一瓶二锅头和三只小酒杯,还买了几只大海碗,最后买了些那种超市里配好切好的菜,我本来准备买点我喜欢吃的品种,但李坎专门注明要买好炒的菜,我只好选了青椒炒肉、芹菜炒肉、蒜薹炒肉等等五样大众菜。

    今天是周末,超市的人特多,收银排队排了好长时间,等我回到他家已经快五点了。进门见到李坎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里面擦一根一人高的粗木棍。

    见我回来,他把抹布扔给我让我替他继续擦,然后他给自己系了个围裙,拿着我买的东西下厨去了。

    我有点傻眼,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家里厨房平时闲到落灰的懒爷们儿,居然开始炒菜了。

    奇怪归奇怪,我倒乐得吃现成饭,天天不是在外面吃就是点外卖,我的味蕾都快吃坏了。

    看他在厨房里忙活,我拿过他刚才擦的那根粗木棍接着干,这玩意儿拿到手里我才看清,这就是一根扁担啊。

    我笑李坎,说你跑了一下午就弄了个这回来啊,蛮怀旧的嘛。李坎边炒菜边说,这玩意儿挺不好弄的,现在没啥人用扁担了,农具商场都没有卖的,他还是托上次那个柳林村的村支书帮他寻的一根,下午专门开车去拿的。

    现在城里的年轻人估计很少有人见过扁担了,现在运输业这么发达,这种手挑肩扛时代的工具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这根扁担估计在村里也很久没被使用过了,上面麻麻点点脏兮兮的,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清理干净。

    刚弄完,李坎就在厨房里喊我去端菜,说可以开晚饭了。

    我进到厨房里去一看,好家伙,六个大海碗,除了五样菜以外,还有一大碗剥了皮的煮鸡蛋。

    还别说,第一次见到李坎的厨艺,倒真是不赖,虽然还没入口,但看卖相绝对是平均水平以上。我忍不住用手捏了一点青椒肉丝放在嘴里,结果刚吃进去我又吐出来了,我操,李坎这个傻逼,炒菜忘了放盐。

    李坎瞪我一眼,倒像是我做错了,他说这几个没放盐的都是晚上请客用的,他指指芹菜炒肉和蒜薹炒肉,让我把这两碗端走去吃。

    我一愣,问他晚上准备请谁?李坎说过一会儿就知道了,赶紧先把晚饭吃了。

    这两道菜的味道正常多了,还是自家炒的家常菜好吃,我比平时多吃了整整两碗米饭,我还建议以后李坎有机会多在家里开伙,我负责买菜。

    吃完饭,李坎把碗堆到厨房说回头再洗,让我用保鲜膜把他炒的几个菜都封住运到车上去,他自己扛着扁担跟在我后面。

    我俩开车到医院后,李坎叫我一个人慢慢把东西运上去,他要先去找薛恒的家人谈谈,让我弄完之后去楼上病房找他。

    我拿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住院部的时候差点儿没进去,保安见我扛的扁担,硬说我是医闹,死活不让我上电梯,最后好说歹说才放行,结果浪费了不少时间。

    到病房放完东西,还没来得及上去找李坎,他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和他一起下来的还有躺在病床上的薛恒,不但薛恒下来了,陪护他的家属也都来了,有男有女三四个。

    和他们同来的还有一个小护士,手里抱俩塑料凳子,放下以后还专门叮嘱李坎,说这凳子是楼上护士站的,用完了千万要送上去。

    接下来就没什么事情了,按我的经验,我们又该等待了,从现在起一直到午夜十二点,对于我俩来说,用NBA的专业术语讲就是垃圾时间,没有什么用处但不得不度过。

    李坎告诉家属们时间尚早,大家可以找地方休息休息,不必都死守在这,但家属们好像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李坎叹了口气,问我要不要出去转转,我当然求之不得,立马跟他一起离开了病房。

    我俩走到楼道尽头的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聊这事儿。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这儿就我们两个,还不赶快坦白告诉我,这阴兵一会儿要收卢长健一会儿又要来找薛恒,我真是彻底搞糊涂了。

    李坎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后,说现在薛恒身体里的魂并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个卢长健的,应该就是发生车祸的时候,薛恒在猛然受惊的情况下,魂而被吓丢了,留下一个躯壳,正好撞进了对方司机卢长健的魂。按说卢长健已经死了,但他的魂却没去报到,所以就有了阴兵找薛恒抓卢长健的事情。

    听他这么一解释,我明白了,互换灵魂的桥段,现在让小说电视剧都写烂了,很有名的东野圭吾也写过一个《秘密》,讲的就是母女遭遇车祸,母亲的灵魂进入女儿身体的事情。我操,没想到这种故事里的情节居然在现实中发生了。

    李坎说,这种事情非常非常的罕见,据说相当于从三十三层大楼上往下扔黄豆,正好掉进楼下一个空瓶子里的那种概率。反正他从业这么多年也没遇上过,这次能让我碰上也是一种造化。

    我问他有什么应对的法子吗?

    他说,今天晚上阴兵必定要来索命,这个咱们是挡不住的。而且不但不能挡,还要请阴兵的客,算是对上次欺骗他的赔罪,所以他准备了三道菜三杯酒外加阴兵最喜欢的煮鸡蛋,到时候都要提前摆好。

    我有点不解,那就这么让阴兵把卢长健的魂领走,这个薛恒岂不是也就空剩一具肉体了。

    李坎问我是不是忘了凶车的事情了,他之所以在车上布了个小局,就是在招薛恒的魂呢,到时候阴差一走,我们就把薛恒带去那里还魂,如果顺利的话,明天薛恒就能醒了。

    聊到这里,我彻底开窍了,车场那个老爷子在凶车里看到的那个污秽,原来是薛恒的魂,怪不得西装革履的,薛恒出事那天是去省城公干,他们银行的制服就是西装啊。可能是生死簿上没他的名字,默认他还活着,所以就没谁来接引他的鬼魂,但这个鬼魂又找不到自己的肉身,只好留在原地,哪里也不敢去。

    我心想,这车祸可够吓人的,居然把人的魂儿都怼到另一辆车上了,以后开车还真得万分小心。

    说着说着,时间就过去了,李坎看看手机,说差不多该过去了。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儿,问李坎说薛恒家亲戚怎么搞,待会儿请阴兵他们不能也在一边儿看着啊,万一哪点儿不妥当,别再被阴兵把魂儿领走了。

    李坎皱皱眉,说他跟他们家人讲的意思就是留一个女性亲属,薛恒他妈啊或者跟他关系好的都行,到时候招魂时用得着。谁知道他家里人死活不肯走,非要都留在这等着。

    我想想也是,也能理解,通过这些天和薛恒家里人接触,能感觉到他们家是个和睦的大家庭,这么好的人家挺难得的。

    李坎说是啊,他们想陪着就陪着吧,等会儿到时间再让他们回避一下吧,上次危险是因为我俩都开了天聪,嘴里还有阳气这么重的童子尿,这次我俩都没开天聪,问题应该不大。

    回到病房,我俩就开始忙活起来,用塑料凳把扁担架起来,然后在扁担上依次摆上三道菜、三盅酒、一大碗鸡蛋。摆鸡蛋的时候,李坎“咦”了一声,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回答我,只是捏起一个蛋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又咬了一口。

    我去,这不是请阴兵的么,这货怎么吃上了!

    我正准备开口阻止他,谁知道他抢先伸手拉了我一把,悄声对我说,我操,阴兵已经来了。

    我心里一寒,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屋里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我说不会吧,这些人还都没回避呢,怎么办?

    李坎说阴兵就在这几个人当中。

    这下我更糊涂了,阴兵啥时候又成薛恒的家里人了?

    李坎解释说,阴兵这次换了个法子,应该是附在某个人身体上来的。

    刚才摆鸡蛋的时候,他觉得有几个鸡蛋不对劲,已经没有了新鲜煮鸡蛋的弹力,用嘴一尝,果然有的发柴发苦。

    阴兵特别喜欢鸡蛋,鸡蛋被动过了,说明阴兵来过附近,并且已经享用过了。这个病房里,无非就是几个薛恒的家人,看来阴兵应该就是其中的一个人。

    只见李坎悄悄从包里摸出一根东西,用打火机点着,横放在扁担上。他低声嘱咐我,让我注意看这几个家属那个表情比较奇特。

    说实话,一说这几个人里面有阴兵,我心里还是有些膈应,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看他们,只是低着头尽量不引人注意的去瞟他们。

    真是怪了……

http://www.myaya.com.cn/4_4099/21108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