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大的校园绿化做的非常好,围着教室、食堂、宿舍、操场每隔几步路就是一个高大的树木,学校的小山丘上面也是大片的树林。学校里面除了水泥路和池塘,剩余的土地全部都种上了花草,围绕着花草和树木的就是大片大片的草坪。布局简单干净,春天的a大最是美丽了,从宿舍的高楼往下看,满眼的绿色,春意盎然。只是每到秋天,学校里面的落叶总会加重秋风瑟瑟的气氛,树叶开始争先恐后的想变成养分落入泥土中,草坪上面的草也早已经变黄,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柔软。

    燕甘草穿着那双让她不甚自在的拖鞋走在泛黄的草地上面,深秋的夜晚,脚上的凉意变得更重了。她穿过草坪,走上了水泥路面,脚下的拖鞋偶尔踩到落下来的树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夜深人静的学校变得格外的落寞。

    脚底像踩着棉花一样,虚虚浮浮,没有脚踏实地的安全感。她的心里觉得白术有点莫名其妙,又觉得这个男的太自以为是,自己前阵子对他的好感真的是白瞎了。她也许喜欢第一次见面的白术,那时候的他温文尔雅,给人踏实的感觉。她又想到了他身上让人踏实的青草味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做出强行给她穿鞋,见过两面就越矩的以亲密的语气叮嘱她的日常生活?他不是应该表xiàn的和他的气质一样,有礼有节吗?

    燕甘草觉得老话说的不错:“知人知面不知心。”

    找了宿管阿姨开了宿舍楼的大门,燕甘草拖着酸痛的双腿爬到了宿舍。宿舍门已经熄灯,里面黑漆漆的,打开手机里面的电灯看到钟灵已经窝在被窝里面睡熟,再看看阮娇娇的床位,发现被褥还是出门前的样子,她心里觉得不好,于是赶紧走到阳台关上推拉门给阮娇娇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过后就被接了起来,燕甘草见电话接通心里稍稍安稳点:“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我记得你走在我们前面的,你现在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这头的阮娇娇听到燕甘草语气里面的担心暖心地一笑,对面笑得风骚的赖令封正盯着她看。

    “我在吃饭,晚上就不回去了,这么晚了就不麻烦宿管阿姨了,我和我堂哥说好,今晚去他那里挤一挤,待会吃完饭白先生的朋友就送我过去。”说完又看了眼对面笑的痞痞的男人。

    “哦,这么晚了去你堂哥那方便吗?”那个堂哥燕甘草也是见过的,对阮娇娇宠得很,也管的挺严,没事就打电话查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男朋友呢。

    “除了被他唠叨一顿,其他的方便的很,你就不要担心了,自己洗洗睡吧。明天回学校我们再聊。”

    燕甘草听她这么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又叮嘱了她注意安全,挂了电话。

    这边的阮娇娇挂了电话就开始低头猛吃,有人请吃饭,还吃的这么好,不吃白不吃。今天站的这么累不多吃点老天爷都不会放过她。

    “要不去我那?没人唠叨你。”赖令封看着对面的阮娇娇笑着说道。

    阮娇娇听了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将碗里的汤喝掉过后这才抬起头说道:“去你那今天是没人唠叨我,但是我怕第二天我会成为娱乐八卦的头条,然后天天被人唠叨。”

    上了车,看到司机的长相,觉得眼熟,稍稍回忆想了下就想起来旁边的人可不是那个天天闹绯闻的赖大公子嘛。

    “小丫头眼睛挺毒啊!”

    “不是我眼睛毒,是你天天在八卦杂志上面蹦跶,想不认识都难。”阮娇娇抽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将桌子上面的手机装到自己的包里面示意赖令封可以走了。

    赖令封看到阮娇娇的举动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他不勉强。这个丫头漂亮,但是也不好接近,吃饭的时候虽然看着大方,但是眼睛里面的防备一点没有少,估计是出色的外表给惹了不少的祸。在超市看的时候觉得妩媚妖娆,现在将脸上的妆卸掉了,眉眼间那股清纯的味道变得更多了。

    听到她说到八卦杂志,想起来那些真真假假的女明星,又想到了她们怎么都不肯卸的妆容,再看看面前这一位,不知道这个小姑娘进了这个圈子会是什么样子?心里一动,话就那么说出来了。

    “要不要进娱乐圈玩玩?”

    阮娇娇听了他的话,笑了笑,然后走到他车子旁边,脸上露出散漫的笑容看着赖令封说道:“我的理想,娱乐圈实现不了。”

    阮娇娇说的时候虽然有点吊儿郎当的感觉,但是看着他的眼睛却格外的明亮。他见了笑了笑不多说,打开车送阮娇娇到她的堂哥那里。

    燕甘草这边挂了电话也准备洗漱。她摸着自己已经饿过头的肚子,然后想到自己买的方便面和白术的话,撇了撇嘴,拿着水瓶、方便面和碗来到阳台,看了看天上半圆的月亮,泡起了方便面。

    呼呼啦啦的把方便面吃掉,然后喝干方便面的汤,打了个大大的饱嗝,燕甘草那种刚刚回来时心底软绵绵的感觉就少了许多。

    在卫生间洗到脚上的时候,想起了白术在车上给她穿鞋,给她买药的情景。她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给盆里蓄了热水继续泡脚。脚上的水泡在两只脚相互揉搓的时候已经破掉。

    她想起自己初中时生的水痘,不小心把它弄破,染到其他的皮肤上面,然后发的水泡就越多。她打了个寒颤,将脚拿了出来,用干毛巾擦干,看了看药水的使用说明,然后开始慢慢的涂抹。

    碘酒擦在脚上的时候火辣火辣的疼,她一边涂,一边拼命的吹,心里吐槽白术干嘛买这么烈的碘酒。但是想想人家那么好心,她现在这样腹诽他似乎有点不厚道。她又拿起那个据说防水的创可贴,粉红色的,还有可爱的卡通图案。心里猜测不知道是不是他少女心,但是想到他的言行举止,又很快的否定了这点。否定了这点后,她看着脚上粉红色的卡通图案,心里面想到可能是白术特意为她买的就有点堵。她将脏衣服揉成一个球球扔到洗衣盆里,又伸出脚将它踢到一边,拿了台灯就出了卫生间。

    这是个注定会失眠的夜晚,燕甘草躺在床上,先不说思绪飘得老远,就是脚上创可贴和棉被摩擦的感觉就让她很难受。

    燕甘草睡觉的时候不喜欢那种“束缚”的感觉,所以很少与人同床,最受不了的就是穿着毛衣和袜子睡觉的人。她最喜欢的就是皮肤贴着被子滑滑的感觉。在家的时候她都是能裸睡就裸睡,到了学校过后,和同学们住在一起,虽说大家都很熟,很要好,但是燕甘草还是有点放不开,只是偶尔心情很好的时候会裸睡。

    没法裸睡,为了让自己的睡眠质量变好,她就买了很宽大的睡衣,被宿舍的两个人嘲笑是孕妇装,没有任何的美感,但是燕甘草却穿的很是任性,只要是换睡衣,一定会买这种孕妇装。

    她试图让自己忽略掉脚上创可贴带来的不舒服的感觉,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慢慢的脚上的感觉稍微好点了,但是心里却开始走马观花的想起了今天下班后发生的事情。

    她的心里越想越乱,对白术的戒备在说出自己有男朋友后,在他平淡地反应中慢慢的消失了,现在再次回想心里就更加觉得自己今天在车上对他的胡思乱想是不是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对方真的只是比较会关心人,那她的举动和思想不是显得很自作多情吗?

    她越想越觉得羞囧,又想到对方看到了她劣质塑料袋里面的方便面心里是不是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邋遢?今天肚子那么饿,在他的车里肚子有没有不合时宜的叫了?仔细回想下,似乎没有叫,心里舒服了点。

    然后她又想到,自己是进了学校过后才听到对方车子启动的声音,那是不是代表他看到自己今天晚上翻墙的不雅举动?她在心里庆幸自己穿的是长裤,不是裙子,不然翻墙的时候说不定会走光,那多不好意啊。她想着都觉得尴尬,好像事情刚刚发生了一样,完全没有想到,黑黑的半夜,又隔了那么一段距离,对方怎么能看得仔细。她身体不自觉的在被子里面翻了个身,握了握拳头,然后想到这些是自己的幻想,自己没有必要在意,又发现自己的双手握紧了拳头,于是快速的打开,安慰自己似得拍了拍枕头。

    燕甘草拿出手机,刚刚一直在黑夜中,现在打开手机觉得非常的刺眼,但是她仍旧打开看了看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然后心里略带忧愁的将手机关机。

    她的思绪在黑夜中漫无边际的翻飞,甚至联想到了一些根本法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然后自己在那里兀自纠结。思想放飞到找不到边际,然后被钟灵翻身时床铺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声音打断。

    自己是多愁善感了,又想到自己以前看的一篇文章,好像是每到深夜时,人的心理防线就会低很多,也容易胡思乱想。她立刻将自己今晚的反常归结到这一类,然后强迫自己数着绵羊慢慢入睡。

http://www.myaya.com.cn/8_8978/39815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