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车里的燕甘草一边喝水一边磕着瓜子,她看着路边的树木一颗接着一颗的往后倒退,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就在车上了。而且还毫不顾忌的在这个并不熟悉的人面前磕着瓜子并且还喝着他的水。

    白术在她心里的印象因为赖令封大打折扣,燕甘草不愿意和这种花花公子纠缠。她欣赏有才气儒雅风范的男人,她一直都认为这样的男人有着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和道德观,做人做事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坚持。白术身上有儒雅风范,而且他还有种厚重感更是吸引人。但是即使非常吸引人,如果生活作风不好,只会起到反效果而已。

    燕甘草看着她嗑的瓜子壳,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的人旁边如此的自得其乐。见过两次面,她应该局促才对,就像上次在他车里那样,至少要有点戒备心,可是现在的她看起来真的有点怡然自得。

    她看着认真开车的白术,没有告sù他自己要去哪里,也不问他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难得放纵的一个下午,就这样放纵到底吧。她将瓜子一颗一颗的剥开,把瓜子米放在手心里面攒着,等攒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她拿了几粒放进嘴里,享受着瓜子的清香和纯粹的果实。手中剩下的大半,她很大方的伸到了白术的面前,“你要不要吃瓜子米?”

    白术闻言看了看她手中的一小捧瓜子米,然后看了看眉梢捎带点兴味燕甘草,“我吃了你会不会记恨我?”

    燕甘草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瓜子米,如果这个米一开始就没有给他吃的意思而被他强行吃了,她估计会记恨,但是这个本来想着就是给他吃的,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介意。

    白术见了笑了笑,也摇了摇自己的头,表示自己不吃。

    “你嫌脏?”燕甘草动了动捧瓜子的手,咽了口口水,瓜子已经有了温度,看上去好像还有点湿湿的,很像手心里面的汗染了上去。

    “不是。”

    “那是什么?”

    “不方便吃。”

    燕甘草看了看他抓着方向盘的双手,心里嗤笑一声,吃个瓜子米3秒钟的时间都要不到,手稍微松开一下会怎么样?嫌弃脏说声不就得了。

    “我喂你。”

    白术听了看了看燕甘草,眼睛里面已经有了疑惑,但是看着自己手中瓜子米咽口水的燕甘草没有看到。

    “怎么喂?”

    “嘴巴张开。”

    白术闻言很配合的张开了嘴。

    燕甘草将手里的瓜子凑近了他,但是喂的时候发现并不顺手,她说了声等一下,缩回了左手,将瓜子倒在了右手上。瓜子倒下来的时候最后几粒真的有点黏糊糊的,粘在上面没有倒下来。她抖了抖手,倒下了几粒,还有两粒不下来,她干脆自己舔着吃了。

    她将瓜子换过手之后,看向白术,他的视线从她的手上移到了脸上,然后看向了前面。燕甘草见了有点小小的得意,重新将瓜子递了过去。

    “张嘴。”

    白术很听话的张开了嘴,燕甘草见了将手里的瓜子凑近他,然后对准他的嘴倒了过去。开始很顺lì,但是最后有两粒跟刚刚一样黏在了她的手上,于是燕甘草恶作剧的动了动手指头,米没下来,她又对着他的嘴巴拍了两下,米粒很听话的进去了。

    他的嘴巴很干燥,不像给阮娇娇喂吃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嘴唇,上面有点湿湿的,黏黏的,挺难受。

    “怎么样?”

    白术嚼了嚼,然后开口道:“很香,没有壳,吃着很过瘾。”

    她当然知道没有壳全部都是米会很香很过瘾,她问的是除了很香很过瘾会不会有很黏糊的感觉。

    刚刚那种情况,她自己就遇到过很多次,将米放在手心,慢慢的手心会出汗,吃到嘴里会有点黏,还会热热的。吃自己的手汗无所谓,但是吃别人的就会有点难受,太过在意的人还会觉得有点恶心。

    “哦,那就好。”燕甘草对他的答案不置可否,接着又开始剥起瓜子,还在将米放在手心攥着。

    燕甘草专心的剥着手里的瓜子,想着弄热乎了然后恶心白术。谁让他今天撞到枪口上了?

    白术吃掉嘴里的瓜子,减缓车子的行进速度,拿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燕甘草斜眼看到,心里很是得意,刚刚肯定是被自己恶心到了。

    过了一会,白术开口:“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燕甘草剥瓜子的手停了一下,心里有点不舒服,她不太能弄清自己为什么不舒服,只知道她不喜欢白术讲的这句话。

    “我看起来像遇到什么事情的样子嘛?”

    白术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才说道:“我今天在江南春见一个客户,看到酒店大门上面的广告屏有写a大财会班毕业聚会,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和你的同学。应该是你们班在聚餐吧?”

    燕甘草听了也没有说话,将手里攥着热热的瓜子往自己嘴里一倒,热热的瓜子吃在嘴里真的不太舒服。吃到一半她停了下来,他出来的时候看到她也出来了,那就是他们一起出来的。她在路上晃荡了不少的时间,在树底下也坐了好长的时间。

    她转过头看着白术指控地说道:“你跟踪我。”

    白术没有否认,“我看你同学都成群结队的走的,只有你一个人……”

    “所以你就肆无忌惮了,准备欲行不轨。”燕甘草打断他的话,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白术看了一眼燕甘草,眼睛里面有了一点笑意和一点点的无奈,“没想到我在你眼里人品这么差。”

    “哼!”燕甘草看到他的眼睛透露出来的讯息,心里准备好的话说出来最后就变成了一声反抗的轻哼。她又开始剥起了瓜子。

    其实瓜子早就已经剥的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点残渣,大多数都是歪瓜裂枣,还有一些是黑色的坏了。但是她依旧将它剥了出来,然后举到白术的面前。

    白术看了看燕甘草手里黑白灰三色瓜子米,脸色不变的张开了嘴。燕甘草全部倒进了白术的嘴里,然后将车上的两瓶水放到了自己的前面。

    她可是知道吃到坏瓜子时那个苦味,别提多难受了,本来都是香甜的,突然来了个苦的,本来不是很苦,但是一对比,那个苦味就会更明显。

    变态跟踪狂就应该给他吃点苦!

    白术吃掉了燕甘草喂的瓜子米,面色不变,好像刚刚吃的米全部都是好的,没有坏的一样。没有频繁的动自己的嘴,也没有让燕甘草给他拿水。燕甘草见了心里越发的不舒服了,她将自己的那瓶水拿起来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她的这些举动看在白术的眼里,嘴巴里面的苦味一点都不觉得苦了,眼睛里面的笑意也浓了点。

    燕甘草沉浸在自己不愤的情xù里面,没有察觉到白术的变化,也没有察觉她现在和白术在一起的越矩言行。

    今天鬼使神差的上了他的车,还有刚刚喂瓜子的恶意,以及看着白术将她恶作剧的坏瓜子面不改色的吃下去时心里的不痛快。她都没有细想,或者说暂时还没有想到,也不明白她的这些行为是什么样关系的男女在一起才会做的。

    她吃饭时的伤感,面对同学各有打算的未来,她一个人在路上漫无目的晃荡,还有在树下说是放肆做自己其实心里却显得有点空洞落寞,对现实的抗拒。她不稳dìng的情xù,在看到站在车边的白术,那个稳稳的身影时心里的情xù就爆发了出来,在这个不熟悉的白术面前放肆了起来。

    白术将刚刚想打探燕甘草今天心情不稳的念头压了下来,他喜欢现在这个在他面前有点反常的燕甘草,至于引她反常的原因可以晚一点知道。

    他身边的这个小姑娘,精明时太过戒备和无情,他喜欢那个样子的她,但是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他无法多做接近。他也喜欢她现在这种情xù化的时候,无形中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但是喜欢的同时也有一点担心,如果她情xù化的时候不是他在身边,而是其他的人在她的身边,那时候会不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车里面因为两个人各有心思变得安静了下来,安静下来的燕甘草靠着座椅上面,看着路边亮起的路灯,和陌生的街景,心里不淡定的情xù慢慢的平复。当心情开始平复,大脑也会跟着慢慢的恢fù正常。她转过头看着白术问道:“瓜子苦不苦?”

    白术听了回答道:“还好,嘴巴里面没有苦味了。”

    “不好意思啊,刚刚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真的吃下去了。”她的这个解释隔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听起来有点虚假,燕甘草都被自己这虚假的语言和语气给雷的起了鸡皮疙瘩。

    “没事,忆苦思甜,而且没有那么苦。”

    “我们去哪?”声音的语气恢fù了正常。

    白术听了心里有一点失落,她不可能永远用情xù化的一面对他,“一起吃个饭吧,吃了饭我送你回学校。”

    “去哪吃?”燕甘草看了看自己手机上面的时间,并不和白术多做推脱。

    问话的同时,白术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时燕甘草看到了他的手机,很国产的一款很普通的智能机,她看了嘴角扯了一个淡淡的弧度,没想到开着价位不低的轿车,他用的手机居然这么普通。

    只见他看了看手机上面的短讯,然后将手机放回了原位,看着燕甘草问道:“步行街附近有家味道不错的火锅店,要不要过去试试。”

    这个天气吃火锅不错,“可以啊,上次说好的,我还欠你一顿饭,正好我请客。”

    白术听了笑了笑没有说话。

http://www.myaya.com.cn/8_8978/39815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