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沈瑾沈瑜并宋词陈浩等人就出发了。楚廉站在宽阔的城楼上看着先导者渐行渐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张丰拍了拍楚廉的肩,“别担心,他们会安全回来的。大风大浪的都过去了,没来由的会栽在小阴沟里。”

    楚廉不作答。楚廉并不是担心沈瑜一行人的安危,他很清楚沈瑜等人的实力。就算真碰到硬茬子,在先导者的掩护下也能平安的脱困。隐隐约约,楚廉觉得,沈瑜此行的目的地,跟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基地建设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实yàn室里齐睿伙同其它研究人员也在日以继夜的反复研究初阶疫苗,争取早日攻破难关,寻找到研发高阶疫苗的方法。

    沈瑜等人并没有在两个月之后回归。最开始张丰还不着急,等到沈瑜一行人离开的时间超过三个月之后,张丰也开始着急了。

    每次出行前,沈瑜等人都会经过精确计算,将回归日期大概估算一个范围。就算偶尔路上有事情耽搁,这个时间段也不会超过半个月。而如今,距离沈瑜离开,已经三个月了。

    楚廉早就坐不住了,神色间有些迷茫,“万一小瑜他们出事……”

    张丰皱着眉打断他,“不会的,目的地太过凶险,此次出行的都是高阶异能者,那样的组合就算是单枪匹马的闯一个中型基地也没事情……他们会平安回来的。在此之前,我们要做的,是守护好我们的基地。”

    楚廉强迫自己压下脸上的担忧,随着张丰的话语点了点头,“没错,他们那样强大,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此时,在楚廉口中强大的应该不会出事情的沈瑜一行人,却是真正的遇到了麻烦。

    在两个月前,沈瑜一行人赶到了据说很诡异的南方密林。从先导者上往下看,密林里的丧尸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只。要不是很仔细的找,或许还不会发现。

    末世之后,植物也受到影响变异。虽然没有往什么食人花吞人树之类的恐怖植物方面进化,但是植物经过大难之后,枝叶更加繁密。在密密麻麻的树丛中,稀稀拉拉的几只丧尸似乎受到什么牵引似的,徒步往密林正中迁徙。

    最开始,沈瑜等人以为是在密林中央部位有遗落的能量石再吸引着丧尸,但是经过几天高空的观察,很快就把这个结论推翻了。

    这几只丧尸,低阶的也有四五阶了,甚至他们在里面还看到两只六阶的丧尸。它们来来回回的在密林的穿梭,不像是受到能量石吸引,倒像是……倒像是在勘察地形,或者是在保护什么东西?

    百思不得其解,沈瑜等人最终决定亲自下去勘察一下。

    可谁知,就在沈瑜等人攀着绳子跳下密林之后,在先导者上留守的队员立马开始示警:外围一大批丧尸开始靠近!

    一落地,外面的丧尸就开始火急火燎的靠近。沈瑜等人不敢耽搁,立马又沿着攀绳回到先导者内。在先导者里面,清晰的看到,他们一离开密林土地,围上来的丧尸潮就如退潮一般朝着密林外退去。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但是更能证明,密林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就在沈瑜等人第二次想要接近密林的时候,在密林里溜达的丧尸齐齐的朝先导者的方位靠了过来。

    它们嘶吼着,叫嚣着,却偏偏迟迟没有动手。

    沈瑜等人更加好奇了,试探着偷袭了一只五阶丧尸,发现除了受到攻击的丧尸有反应外,其它丧尸仍然没有反应的在那嘶吼。趁他病要他命,沈瑜一行很快将偷袭的那只丧尸解决了。

    一只丧尸倒下后,其余的丧尸好似反应过来,在呆立片刻之后,终于对沈瑜一行发起反攻。

    不欲让丧尸损坏先导者,沈瑜等人决定先撤退。

    在沈瑜一行走后,谁也没看到,留下的丧尸里,一只比较高阶的六阶丧尸悄悄的将死去的五阶丧尸的晶核挖进了自己的嘴里。

    此后的一个月里,沈瑜等人先后想了很多办法,均没有落地成功。但是却将阻挠的丧尸灭杀掉十几只。

    虽说灭杀了丧尸,但是至始至终丧尸的数量都没有减少。

    “那头脸上有黄斑的丧尸,是它们领头的?围剿几次都被它跑了,是不是把它弄死就能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陈浩在一次灭尸之后指着一头异常高大的丧尸对沈瑜说。

    沈瑜顺着陈浩所指往下面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瑜觉得那头丧尸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要健壮的多了。

    本欲想同意陈浩的话,对着那头带有黄斑的丧尸发起进攻。但是在第二天,那头丧尸却并没有出现在阻挠他们前行的丧尸队伍里了。

    整件事透着诡异,沈瑜不敢耽搁,撂倒几只拦路丧尸之后,发现今天并不像往常那般还有前赴后继的丧尸前来阻挠,便伙同沈瑾下了先导者。准备前去密林中央探一探。

    连续三天都没有接到先导者上的队友的示警,沈瑜以为这场阻挠结束的时候,在第四天,收到了队友的示警:丧尸潮到了!

    丧尸潮来的突然且蹊跷,就在沈瑜等人想要通guò攀绳回到先导者的时候,先导者上附在攀绳上的队友被一阵带着腐尸味道的风刃切成了两瓣。掉落下来的尸身上,伤口处已经散发着腐臭味。

    “是丧尸!那头六阶丧尸!带有黄斑的丧尸……不,它好像进化了,快逃,快逃!”先导者上,另外一名队友嘶吼到。随后,一阵风刃过后,连着攀绳,那名队友步了上一名队友的后尘。

    沈瑜脑子里的弦瞬间绷紧。

    七阶丧尸诞生了,并且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了!

    来不及再说什么,沈瑜一行往密林中央狂奔。

    外围已经布满丧尸潮了,此时闯的话定然被丧尸拖住脚步,被七阶丧尸追上的话,他们一个也别想活。

    五人迅速奔逃,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谁都不想去和七阶的丧尸硬碰硬。现在不仅是七阶丧尸的爪子,就连它的异能也带上了尸毒!

    “怎么办?没有地方能停放先导者!不管是丧尸潮或者是七阶丧尸谁追上了,咱们都没活路!”宋词一边跑一遍喊。

    沈瑾一边护着沈瑜一边回应,“找到最高的树,想办法逃到树上去!”

    “有什么用!即使爬到树上去也躲不过七阶的丧尸,先导者就算能及时赶来,扬起的风足以让十个你吹飞!”陈浩反驳。

    沈瑾大声回应,“在树丛顶上,最短的时间内你能铺多少米的冰川?”

    陈浩一愣,差点跌倒,幸好被邢威扶了一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预计在最短的时间内能铺两百米。但是考虑到先导者承重问题,最快只能100米!”

    沈瑾闻言,笑问,“敢不敢赌?”

    其余四人一边跑,一边应答,“赌!”

    在沈瑜疲于逃命的时候,生存基地上层又发生了一次轰动。

    张敬健步如飞,身后还跟着一群同样把路走的像去抢劫的小老头。实yàn室的守卫见到一群老爷子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急吼吼的老爷子们勒令开门了。

    守卫也知道小老头们为什么这么心急,乐呵呵的迅速开门之后,见老爷子们进去之后才行了个礼再次将门掩好。

    现在的实yàn室可是军事重地,得保护好了!

    张丰和楚廉是第一个接到消息的,此时已经到了实yàn室了。张敬刚到就将张丰挤开,拉着齐睿的手问道,“老伙计,高阶疫苗出了?”

    齐睿兴奋的脸上稍稍愣神,疑惑的看张丰。张丰无奈的扶额,将老爷子拉开,“他们没说清楚?”

    张老爷子把脸一拉,“什么没说清楚!清楚了,说是实yàn室出了!”

    张丰心里默默吐槽。出了?出什么了,这就叫听清楚?

    楚廉闻言默默上前,“老爷子,大概是下面的人没有说清楚。出确实是出了,但是不是高阶疫苗的成品,现在还只是半成品而已。”

    老爷子脸上的激动稍稍冷却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一脸正经的走向齐睿,“老伙计,这可是关系到千千万万幸存者的福祉,不计你要什么,要多少,只要你开口了,我们都想办法为你办到。疫苗的事情,还请老伙计多多费心了!”

    齐睿压下脸上的喜色,也正经到,“你放心,不说研究是我毕生的心愿,就冲着基地这么照拂我们这些手不能挑肩不能抗的书呆子,我也会竭尽全力的研制出疫苗的。”

    实yàn室里一股淡淡的温情刚刚酝酿起来,张老爷子一巴掌拍在齐睿肩上,“你个老小子!好!真好!走,今天不醉不归!”

    张丰在楚廉瞪大的双眸中羞涩的想捂脸。老爷子一激动就人来疯的性子怎么还是没有改啊!

    一下午的狂奔,终于让沈瑜和丧尸拉开了不少的距离。且幸运的,在奔逃的过程中找到了靠近中央地区最高的一灌树丛。

    五人来不及歇息,各自使尽浑身解数,堪堪在丧尸风刃到来之前爬到了顶端。下面的丧尸仍然在不放弃的一遍遍的释放风刃,够不着树丛顶上的沈瑜一行人就朝着树木根部使力。

    “抓紧时间,时间不多了,要在树木断裂之前铺好冰层。”沈瑾对着陈浩道。

    陈浩点点头,不由分说立马开始释放异能。丝丝凉气从陈浩脚下蔓延开来,瞬间伸展至百米。留下足够一人宽的洞口方便先导者降落时众人躲避到冰层下之后,陈浩一层层的为薄薄的冰层加厚。

    一路追随而来的先导者在看到一片冰层的时候,就试探着靠近了。可是先导者实在是太重了,几次试探均已失败告终。

    “要断了!”邢威大吼。

    伴随着邢威吼声的是沈瑜等人脚下树木咔嚓咔嚓的断裂声和七阶丧尸兴奋的嚎叫声。

    似乎是注意到冰层上众人的情况不妙,先导者上的队友再也不敢顾及,抱着试探和赌博的心思,将先导者靠近冰层。

    然后……

    冰裂了,树倒了,先导者也轰隆隆的坠毁了。

    在沈瑜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七阶丧尸的风刃迎面而来……

http://www.myaya.com.cn/8_8979/3981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