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丫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形的他 > 70 69.69
    他们开车来到了绑匪指定的地点后,再次接到对方的指示,却是换了一个地方。两个人相视一眼后,萧岳安慰说:“他们也怕警察跟着。”

    叶宁点头。

    萧岳下了车,按照对方指示前方新的地点,这一次对方总算出现了。车上的叶宁一下子紧张起来,她紧紧地盯着对方的身后,对方像捉小鸡一样拎着一个孩子,正是她的楠楠。

    她的楠楠,被人用胶条绑住了嘴巴,小手小脚也捆住,就像个粽子一样!

    楠楠本来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皮的,这个时候看到了爸爸妈妈,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含着泪渴求地望向这边。

    看着他那个样子,叶宁心都碎了,不过她到底记着来之前所被嘱咐的,努力压抑下喉咙的声音,拼命地冲着楠楠点头示意。

    楠楠虽然小,可到底也懂事了,他很快也冲着叶宁猛点头,那个样子仿佛在说,他没有什么事。

    叶宁看了,却是越发心如刀割。

    那是她从小捧到手心的宝贝,却被人家这么残忍地对待。

    萧岳眯着眸子,平静地望着对面:“把孩子给我,一千万带来了,全部给你们。”

    歹徒一共是三个人,他们都蒙着脸,彼此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个用奇怪的声音对萧岳说:“钱卸在那里。”

    萧岳点头:“好。”

    这个时候萧岳重新走回车旁,叶宁也下了车,帮着萧岳一起将那些钱往下搬。

    叶宁这辈子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接触这么多钱,不过钱在这个时候,和一叠子废纸并没有什么区别,沉重肮脏。

    她浑身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随时关注着不远处楠楠所在的方向,同时将钱袋子往地上扔。

    叶宁的存在这些歹徒是早已经知道的,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异议,毕竟是个女人,还是孩子的母亲。

    到了关键时候,如果出了事,拿孩子做要挟,孩子母亲在那是最好的了,天底下谁都能硬起心肠,唯有做母亲的不可能。

    他们将钱全都卸下去后,那些人开始让他们离开。

    “我们往南三百米后,会把你们孩子放下。”

    萧岳挑眉问道:“如果你们不放呢?如果我的孩子出了什么事呢?”

    “你还有其他选择吗?”歹徒从面罩后面发出一声冷笑。

    萧岳望了那歹徒一样,忽然道:

    “把孩子给我,我要看看他是不是一切完好,然后才能放你们走。”

    他定定地望着那群人:“当然你可以不答应,那么好吧,今天我的妻子和儿子都在这里,你们不答应,我会认为你们根本没有诚意,到时候我儿子出事了,我妻子也活不成,那我也陪着你们死在这里好了。”

    几个歹徒没想到萧岳忽然来这一手,看向他时,却见他面目冷沉,眸光坚定。

    大家面面相觑,显然都有些意外,看来萧岳说这话并不是随口说的。

    今天他如果不能确定自己儿子完好,他真可能在这里和大家来个同归于尽。

    萧岳抿紧唇,盯着那群人,又开口说:“如果我的儿子死了,那我和妻子也会陪着他死在这里,到时候这将成为震惊全国的大案,这就不是一个绑架案那么简单了。你们说,你们还会有活路吗?”

    其中一个歹徒忽然冷笑了声:“你骗谁呢,你可不是我们,我们光脚不怕穿鞋呢,你那么有钱,舍得去死?”

    萧岳到了这个时候,反而笑了下,笑得阴冷。

    他抬眸看了眼一旁的叶宁后,才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你们可以赌一赌。”

    他身材高大挺拔,拧眉立在那里,自然有一股不容人小觑的压迫感。偏偏他说出话来又是那么笃定,笃定到了不容任何人质疑。

    几个歹徒犹豫了下,彼此看了一眼,终于有一个试探着说:“好,给你看一眼儿子,你别耍花样,要不然大家一起死好了!反正我们是贱命,不值钱!”

    叶宁紧张地动了下唇,她望着萧岳的湿润眸子满是哀求。

    求他千万别让人伤到楠楠,也求他小心点。

    萧岳深深地看了一眼叶宁后,柔声说:“去车里。”

    叶宁点头。

    萧岳亲眼看着她上了车,这才迈开步子,朝着歹徒方向走去。

    萧岳来到了那几个歹徒旁边,摸了摸楠楠的脸颊:“楠楠别怕。”

    楠楠一直倔强地憋着眼泪没哭的,现在爸爸就在身边,他眼泪一下子落下来了,渴盼地望着萧岳。

    萧岳哑声问一旁的歹徒:“我想抱抱他可以吗?他还小呢,吓坏了。”

    那歹徒断然拒绝:“不行!”

    谁知道就在他刚说完这话的时候,萧岳却以迅疾的速度陡然抱起了楠楠,抄手往左边冲过去。

    他的动作非常快,快到了几个歹徒都没反应过来。

    等萧岳跑出有两米距离的时候,他们几个才感到不妙,连忙冲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叶宁车底下蹦出一个人来,直蹿向那几个歹徒。

    叶宁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场变故,她就眼睁睁地看着萧岳抱着楠楠跑,接着歹徒追萧岳,萧岳护住楠楠,车底下那个人是andy,andy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着刀去砍杀歹徒。

    她很快反应过来,冲下车去,奔向萧岳和楠楠的方向。

    可是就在她下车的功夫,那几个歹徒已经和andy拼杀了起来,同时周围的警察悄无声息地潜过来,试图制服那几个歹徒。

    歹徒本是亡命之徒,他们瞪着发红的眼睛,知道一切大势已去。

    其中一个,就在被制服的时候,忽然咬着牙拼死冲向萧岳:“去死!”

    说着这话,一把匕首从他袖子里出来,然后直刺向萧岳。

    这一切不过是电石火花之间的事情,当叶宁看到那把匕首刺进萧岳胸膛的时候,她也不过是刚刚奔下车来。

    她眼前发暗,耳边轰鸣,一时之间,她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只看到一朵红色的花从萧岳的胸膛喷射而出。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楠楠凄凉惊恐的叫声:“爸爸!”

    “萧岳!”叶宁踉跄着跑过去,扑上前,抱住了萧岳。

    萧岳胸口那里血一直在往外冒,不过他却僵硬缓慢地放开了抱着楠楠的手,艰难地抬起手来,反握住叶宁的。

    他唇边也开始往外淌血,不过他还是蠕动着双唇,以着几乎让人听不到的低哑声音说:

    “宁宁,对不起……这一次……我又骗了你……他们,他们不会放过楠楠的……”

    叶宁泪如雨下,疯狂地拿手去堵萧岳一直往外流的血,嘶哑绝望地喊道:“萧岳,萧岳!”

    萧岳艰难地扯出一个笑,认真地说:“这一次,我是真受伤了,没骗……”

    最后一个“你”字他没有说出,就这么直直地往旁边倒下去了。

    他很沉,叶宁抱不住。

    周围的一切都恍惚模糊起来,儿子的哭声叫声,警笛声,以及救护车的声音,全都响起来,在耳边徘徊。

    叶宁的手上也都是血,她拼命地搂着萧岳,狂乱嘶哑地说:“我不许你死!”

    ****************************************

    叶宁紧紧地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那个大门对于她来说,冰冷而无情。

    好像从她知道萧岳的存在感,她就数次为他担心,也数次看着他进救护室。

    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那么绝望而痛苦。

    她心里涌起刻骨的悔恨。

    为什么她没有对萧岳说,告诉他自己并没有那么恨他,自己想和他继续过下去。

    几天没有合眼的她,疲惫地将脑袋靠在长椅的后背上。

    她现在脑中是空洞状态,头疼欲裂,可是却根本不可能入睡。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一个麻木的存在,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瘦的身影,走到了她面前。

    对方沉默而挺拔,一只手伸进裤兜里。

    这个动作,她知道是谁。

    她甚至没有转头去看他一眼,既然盯着那个手术室的大门。

    “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所以我想现在和你谈谈。”沈从瑞的声音低而淡。

    叶宁没说话,也没看他。

    沈从瑞倒是在意料之中的,继续说道:

    “他做的事,我大概知道,恐怕也是唯一一个知道的。其实我并不赞同他这么做,强扭的瓜不甜,他这么做,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不过我也没办法劝他,他为了你,真得付出了很多,也受了很多痛苦,可是他甘之如饴。那天我看到他出车祸,你知道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做了什么,你又做了什么让他伤心,他故意在自残。”

    沈从瑞仰起脸,苦笑了下:“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可是有时候我真不懂他,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他为了你,真是疯了,我都无法理解他的思维,他疯得特别厉害。”

    叶宁依然盯着那个手术室的大门,面无表情地望着那里,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沈从瑞深吸口气,继续说:“你知道吗,前几天你们出了事,你离开了他,那几天他几乎跟疯了一样将自己关起来,不吃不喝也不睡。他有时候甚至开始自言自语,在那里说为什么我没有真得恶性肿瘤,如果那样,宁宁是不是就能原谅我了。”

    沈从瑞盯着叶宁:“我知道他做的事太离经叛道,你会觉得可怕,那很正常,可是你想过没有,他有多疯,就有多爱你。假如这个世上有一个人,可以爱你到这个地步,你为什么还要计较那些有的没的?”

    他望着神情毫无变化的叶宁,不免皱眉,叹了口气:“他这次,真是一个生死关,随你吧。”

    说完,他依然揣着裤兜,慢慢地踱步到了一旁。

    叶宁怔怔地盯着那个紧闭的急救室大门,灼热的眼泪开始顺着脸颊缓缓地往下流。

    她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像萧岳那么爱她。

    而她,也不会像爱萧岳一样再爱其他人了。

    ***************************************

    在经过痛苦的煎熬后,萧岳终于脱离了危险。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刚检查完身体陪在叶宁身边的楠楠也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他看了看妈妈:“妈妈,爸爸没事了。”

    叶宁紧紧抱住楠楠的小身体:“嗯。”

    其他守在这里的人也都终于松了口气。

    萧岳很快被从抢救室推出,来到了普通病房,叶宁带着楠楠忙过去。

    刚刚动完手术的萧岳就好像一尊蜡像般躺在那里,紧抿的唇苍白毫无血色,就连往日那黑色略微卷曲的头发仿佛也失去了生命力,无精打采地贴在他的额上。

    叶宁以前一直误认为萧岳身体不好,可是到现在她才知道,他真得病了,会是什么样子。

    会是让她看一眼就揪心的样子。

    他就是这么让她心疼。

    因为麻醉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他累了,他一直没醒来。其他人都陆续离开了,就连楠楠,叶宁也让他睡去了,她自己和专属护士守在那里照看着。

    其实她也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楠楠没出事前整个人就大病一场,一直处于恍惚之中,后来楠楠出事,她整个人是完全无法进入睡眠状态。

    现在楠楠救回来了,萧岳也脱离危险处于观察期了,叶宁的心总算是落定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大脑中一片混沌,就好像浆糊,脑神经几乎不知道如何调动手脚眼睛了。

    她呆呆地盯着床上虚弱躺着的萧岳,尽管身体里的那根弦几乎要崩溃,可是却就是想这么看着。

    病房里只有他一个,旁边守夜的护士正检查着旁边的仪器,半夜时分的病房非常安静,在这种极度的安静中,叶宁脑中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场景。

    从少年时那个少言寡语敏感脆弱的他,到后来那个倔强固执地撕掉T大录取通知书的他,再到后来那个翻遍了一书柜的心理学书籍,冷静地观察研究着自己的那个他。

    最后,他长大了,成熟了,也拥有了足够的力量,设计出一个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步步为营,算尽人心。

    她惊恐又恨,可是这些情绪都需要力气,现在的她,在极度的疲惫后,竟然剩下的只有满足。

    满足于他还活着,满足于他们一家三口都安然无恙,满足于自己能坐在这里为他守夜。

    正这么木然地想着的时候,萧岳的手指动了动。

    护士也发现了,连忙过来检查,之后笑着对叶宁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都好。

    萧岳缓慢地睁开双眼,最先入眼的,便是叶宁憔悴削瘦的脸庞。

    她瘦得脸只有巴掌大,脸色很不好看,只有上面那双眼睛黑而大,就那么怔怔地凝视着自己。

    萧岳还没来得及反应,叶宁已经扑过去,抱住了他。

    当然她抱得非常小心,唯恐碰到他的伤口。

    萧岳整个人僵在那里,感受着环住自己的那个柔软身体,他艰难地动了动干涩的唇,想说什么。

    可是叶宁却先他一步,将唇凑到他耳边,嘶哑细弱到几乎让人听不清楚的声音轻轻地道:“萧岳,你好好活着,等你出院,我们结婚。”

    萧岳听到这话,黯淡的双眸中陡然闪现出惊人的光,他不敢置信地望向她的眼睛:“你……”

    不过很快那光彩就黯淡下来,他勉强扯唇苦笑了下:“你是不是忘记了,我骗了你,一直都在骗你。”

    他的声音像是被撕碎的破布。

    叶宁疲惫地闭上眼睛,将脸贴在他的脸上。

    “萧岳,我问你,我的儿子是不是你的儿子?”

    萧岳嘶哑地道:“是。”

    “那你到底爱不爱我?”

    萧岳呼吸顿时有些不平稳,他沉默了好半响,终于说:“爱。”

    叶宁眼中带泪,轻轻笑了下,低声喃喃道:“那就够了,萧岳,我也爱你。”

    假如他爱她,她也爱他,那么对于她来说,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原谅的。

    自然听到这话,幸福来得太突然,萧岳依然有点不敢相信。

    他在生死关走了一次,现在听到这话,觉得自己在做梦,或者出现了幻觉。

    他怔怔地望着满脸泪花的叶宁,半响后终于说:“宁宁,你,了解我吗?”

    叶宁抬起手,沾了泪痕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眼睛:“其实我从十三岁就了解你了,只看一眼,我就了解了。”

    要不然也不会逃避了这么多年。

    番外之小公主+真相解密综合版:

    后来萧岳结婚了,成了一个妻奴。

    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奴,因为他是一个善妒的男人。

    比如这一天,他家老婆和高中同学打电话,乐呵呵地聊了半个小时。当电话挂了后,萧岳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叶宁也没搭理她,让育儿嫂将自家小公主抱过来,搂着又逗又亲老半天。

    她家小女儿现在才六个月,刚刚脱离了初生小娃的无知状态,现在已经能坐在爬行垫上抓着玩具啃了,啃得晶莹的口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她的头发比起哥哥楠楠来更显得卷曲一些,圆润白胖犹如牛奶一般的肌肤,幼滑娇嫩,上面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嘴巴红嘟嘟的,配合上那一头卷曲黑色短发,和个画上的洋娃娃没什么区别。

    楠楠很喜欢这个小妹妹,他总是喜欢抱一抱这个小妹妹。也是自从有了这个小妹妹后,他好像对于住校失去了乐趣,总喜欢往家里跑。

    萧岳也是没办法,在叶宁的要求下,只好给他办了不再住校的手续,每天派司机接送他上下学。

    日子是这么的幸福美满平顺,以至于叶宁总觉得这日子仿佛该添点料了。

    此时育儿嫂拿了纱布口水巾过来,叶宁趴在爬行垫上逗娃,一边逗一边回想着刚才电话中同学所说的话。

    同学说得非常清楚明白,霍晨正打算想回国呢,国内S市的K高校忽然就发出邀请函,隆重邀请他回国,并许诺给了房子职称以及研究经费安家费等,待遇优厚的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这霍晨回国后,没多久就遇到了和Andy打架斗殴事件,后来只好休病假回乡探亲,谁知道又被萧岳给打了。这件事很快传到了K学校,K校的校长开了几次会讨论这件事,认为这位海龟教授的行为失当,违背师德,会给K校的校风带来不良影响,由此最终决定,原本许诺的一切收回,并请霍晨另谋高就。

    根据同学的说法,霍晨后来就开始觉得,这本身就有点问题。

    如果是以前,叶宁肯定不会多想的,可是现在,她努力地回忆了下,忽然想起当初说楠楠上学的事儿,萧岳隐约提过,他和某个大学的校长是认识的,还是在美国进修的时候就认识的。

    这件事启发了叶宁的思路,她再次琢磨了一番那个所谓的阿波罗计划上的内容。

    霍晨回国,霍晨回国……

    正想着的时候,萧岳过来了。

    “萌萌乖乖,宝宝抱。”自从有了女儿,萧岳的父爱已经爆表,真是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都捧到了女儿面前。

    话说当初女儿出生,萧岳还特意请了产假,请了一个月产假。

    某上市公司老总,性别男,产假一个月,这件事曾经成为网络上的一个笑话段子。

    现在萧岳熟练地抱着萌萌软软的小身子,也不看叶宁,就在那里抱起萌萌到处走走晃晃,还让萌萌去玩他新买的踢踏琴。萧岳两只有力的大手扶着萌萌的腋下,于是就看到萌萌短胖粗肥嘟嘟的小身体欢快地扭动着,两只小脚丫兴奋地踩在踢踏琴上,踢踏琴就发出悦耳欢快的声音来。

    叶宁心里琢磨着刚才的发现,冷眼旁观这一对父女两,自己拿出相机在旁边拍照。

    完了一番后,那边萌萌打着哈欠,喂了奶后,萧岳先亲自给女儿拍了嗝,然后才让育儿嫂带着女儿去睡了。

    一时房间里只剩下叶宁和萧岳两个人了。

    萧岳终于腆着脸过去:“刚电话说什么了?”

    叶宁挑眉瞥了他一眼:“你说呢?”

    萧岳犹豫了下,终于上前:“那你刚才在想什么啊?”

    叶宁低哼了声,慢腾腾地说:“霍晨。”

    萧岳听到这话,顿时抿着唇不说话了。

    叶宁又好气又无语。

    最讨厌他给自己摆脸色了,哼!

    不过叶宁现在自然有法宝可以制住这个男人。

    于是她就想斗牛士拿出那块红布一样,慢腾腾地掏出了一张纸。

    那只是一张普通的A4纸而已,不过她却用硬塑装了起来。

    在那个A4纸上,是某个人亲手画下的鱼骨图。

    果然,萧岳看到这张纸后,顿时脸色好了,气没了,姿态也低了。

    他忙过来,搂住叶宁的腰,低声下气地哄道:“宁宁别生气,霍晨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咱们不能因为他影响咱们夫妻感情!”

    叶宁斜眼望他,好笑地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萧岳没办法,他垂下眼,坦诚说:“是,我承认,我就是故意整他的。”

    说白了就是,先通过关系,让某校校长发出邀请函把他弄回来,一方面给他事业上来一个教训,另一方面诱出他不堪的一面让他从叶宁心中彻底拔出,最后呢,再痛打一顿出一出数年前憋着的那口气。

    叶宁呵呵冷笑:“好一个完美的计划啊!你这得费了多少心思啊!”

    他到底是把多少人都算计进去了,导演了好一场大戏,奥斯卡影帝简直是非他莫属!

    萧岳头垂得更低了,磨蹭着揽住她的后腰:“宁宁,你还不原谅我吗……”

    叶宁却继续道:“继续坦白!”

    萧岳姿态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真的都坦白了。”

    叶宁几乎要伸出手掐他脖子了:“哼哼,阿波罗计划是我手里的这张纸,那雅典娜计划呢!说!”

    萧岳无奈:“这个真和我们没关系了,是别人的事儿了。”

    叶宁盯着他看了老半天,最后终于放开,脑中知怎么起某天曾经见过的原勋来。

    “和那个原勋关?”是毫无理的直觉,女的直觉。

    萧岳苦笑一声“我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

    别人的事儿,他总不能在这里嚼舌根。

    叶宁拧眉看着他那神情,心想果然是了,还知其中什么猫腻呢,当下咬牙:“看你还是老实。”

    说完这个,她伸出手,直接去掐胳膊上的肉。

    有些人吧,就是欠收拾!

    她被骗了这么一场,就是要用一辈子来慢慢讨债了~~~

    

http://www.myaya.com.cn/8_8981/3982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myaya.com.cn
美丫丫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myaya.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